今天也是拖坑中呢(笑
Lof、噗浪不定時冒泡,歡迎打滾~

【维尤勇】Healing(2)

阅前指南:

1.原着结局改动有,脑洞太大真不是我的错(#

2.有维勇跟尤勇,然而并没有维尤

3.伤退梗,雷者请爱用右上角红色按钮,然而我相信在真正的YOI世界中小天使都是平安健康!

4.OOC通通都是我的错,他们全是天使!(土下坐

以上都没问题的话,就下拉吧!

传送门:(1)

(2)

维克托的怒气或许已经达到了极点,勇利心想,世界上能够这样一二再再而三惹得对方生气的也就是他了,就连面对雅科夫的怒吼那个男人也总是保持着自己的笑容与心情。

记者会结束后,维克托与他之间的紧绷程度彷彿是一根随时就要断裂的弦。对方始终沉默,没有责骂、没有眼泪,双人表演滑也是照原订计划的进行,但不管是谁都看的出两人之间的不对劲。

「伴我身边不要离去」

明明二重唱的版本应该是一来一往、互吐心意的,但他们彷彿存在于不同的世界,每一个勾手、跳跃,都只是表现更深的孤独。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也莫过于此了。

披集是知道的,所以当他遇见勇利时他只是用力的抱了一下眼前这名伤痕累累的友人,什麽话也没有说。

说到底,什麽安慰的话都是苍白的,事实便是他已经失去了继续在这片冰场上驰骋的资格。

然后勇利又走进了去年他哭泣的那间厕所,维克托在表演滑后早已不知去向,兴许是去找雅科夫商量復出的事了。

在接起电话、听见家人声音的同时,他又一次不争气的落下了眼泪,啊啊,明明都已经想透了的不是吗?

「我…不想…真的不想…」

挂掉了电话,勇利捂住脸,泪水依然止不住的掉落,他有些迷濛的想着,这一幕似乎似曾相识。

下一秒,他的念头成了现实。厕所的门板发出了一声不堪负荷的巨响,勇利发觉自己竟然还有心思思考门外那名少年的脚力经过了一年是否又更强健了些。

当然是他了,除了尤里,还会有谁呢?

勇利打开门,不等对方开口便抱住了他,然后勐地笑了出来。

尤里瞬间就炸了,「猪排饭,你还笑!你到底在搞什麽啊!」

我哭你也不高兴、笑了你也不高兴,不然是能怎样?勇利无奈的想。

感受到尤里闹着彆扭却没有推开他,勇利笑着抹去眼角的泪珠,把头埋进了对方的颈窝,许久才闷闷的说:「尤里奥,谢谢你。」

尤里哼哼的不知道说了什麽,一隻手默默的环住了他,耳上似乎也染了几分艳红。

「所以说…到底是怎麽回事?」

一直待在厕所似乎也不太对劲,尤里便拖着勇利来到冰场旁边的小咖啡厅,强硬的压着对方坐下点了杯热茶。

「…抱歉,我不想说。」勇利盯着红茶杯裡自己的倒影,最终还是只吐出了这一句话。

尤里烦躁的抓抓头髮,大声的啧了声,「先说好,如果你就只是想让『那个老头』重回竞技场,然后其他就随他去的话,我一定会让你后悔到地狱去!」

「被我看上的对手,如果就这麽轻易放弃,我可饶不了你!」

勇利苦笑了下,打断了对方的话语,「尤里奥,别说了,我不会收回退役声明的。」

「能让维克托回到赛场,是我最大的愿望。」

尤里沉默了一会,一口喝掉所有的饮料,站了起来。

「…算了,你爱怎样就怎样吧,我不管了。」

「尤里奥…」

尤里抿抿唇,「别那样叫我,白痴。」

「你自己多保重。」他丢下这句话后,头也不回的离去。

红茶已经冷了,而咖啡厅虽然关的晚也即将歇业,勇利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拿起自己的外套慢慢的走回饭店。

维克托不在房间裡,他当然不会在了,他怎麽会有这麽荒谬的想法呢?

也许维克托现在跟雅科夫在一起、也许他跟克里斯又去游泳了。总之,维克托最不可能的就是在这裡、在这房间裡等他。

房间角落裡原本摆着的黑色行李箱也不见了,显示出它的主人曾经回来过一趟,然后带走了他所有的物品。

勇利打开SNS想看看其他人都在做什麽,但不等页面刷新又关掉了它,把头埋进枕头裡。

他现在不想看到维克托的动态消息。

「维克托…你在哪裡呢…」

他起身慢吞吞的开始收拾东西,打开衣柜发现维克托的外套似乎是忘记被带走、洗手台上摆着的各种昂贵保养品也还留在原位。

「维克托…就这麽急着要走吗?」勇利喃喃自语着。

在把东西留在原地与带走间勇利选择了后者,在拉着行李下楼去柜台check out的时候他将东西托给了柜台的服务人员,然后走出大厅。门外突然的温差令他不禁打了个寒颤,连忙拉拉围巾把自己裹的更紧了些。也幸好饭店帮他叫了计程车,黑色的车厢挡住了门外的风雪,载着他一路驶向机场。

勇利买了最近一张回日本的机票,为此,他不得不选择更为昂贵的商务舱—经济舱的票向来不是在现场买的到的。

当他坐在候机室有些无趣的玩着手机裡贪食蛇的游戏打发时间时,披集打了过来。

「勇利?你在哪?我刚刚去了饭店,柜台说你已经退房了!」

「啊…我在机场…」勇利这才想起自己似乎跟对方约好了要在市中心逛逛。

电话的另一端宁静了几秒,「机场!?勇利,你该不会是要在『这时候』飞回日本吧?」

勇利努力寻找着较安抚人心的措词,有些不确定的道:「我想…是的?」

「天啊勇利,我很抱歉我没有意识到你有多麽难受,虽然我真的很希望你留下来跟我一起逛逛巴塞隆那,不过我想你现在肯定更想回家吧。不管怎麽说,我最好的朋友,我会想你的。」披集没有生气,他明白勇利在想什麽,所以他只是跟勇利道别。

勇利扬起一抹笑,「谢谢你,披集,我也会想你的,真的。」

「抱歉,我的飞机要飞了,我得去报到了。」

披集说:「没关係,到了记得跟我联络,祝一路顺风。」

「嗯。」

在起飞前勇利收到了披集传来的简讯,对方表示始终对于两人未成行的观光旅程感到可惜,并决定去说服Chao Chao让他在开始训练前去长谷津渡个假。

勇利笑了起来,然后飞机起飞了。

评论
热度 ( 10 )

© 雲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