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 becoming a person.
近況Plurk@WindWen439

【維尤勇】HEALING 02

02.

維克托的怒氣或許已經達到了極點,勇利心想,世界上能夠這樣一二再再而三惹得對方生氣的也就是他了,就連面對雅科夫的怒吼那個男人也總是保持著自己的笑容與心情。

記者會結束後,維克托與他之間的緊繃程度彷彿是一根隨時就要斷裂的弦。對方始終沉默,沒有責罵、沒有眼淚,雙人表演滑也是照原訂計劃的進行,但不管是誰都看的出兩人之間的不對勁。

「伴我身邊不要離去」

明明二重唱的版本應該是一來一往、互吐心意的,但他們彷彿存在於不同的世界,每一個勾手、跳躍,都只是表現更深的孤獨。

世界上最遠的距離,也莫過於此了。

 

披集是知道的,所以當他遇見勇利時他只是用力的抱了一下眼前這名傷痕累累的友人,什麼話也沒有說。

說到底,什麼安慰的話都是蒼白的,事實便是他已經失去了繼續在這片冰場上馳騁的資格。

然後勇利又走進了去年他哭泣的那間廁所,維克托在表演滑後早已不知去向,興許是去找雅科夫商量復出的事了。

在接起電話、聽見家人聲音的同時,他又一次不爭氣的落下了眼淚,明明都已經想透了的不是嗎?

「我……不想……真的不想……」

掛掉了電話,勇利捂住臉,淚水依然止不住的掉落,他有些迷濛的想著,這一幕似乎似曾相識。

下一秒,他的念頭成了現實。廁所的門板發出了一聲不堪負荷的巨響,勇利發覺自己竟然還有心思思考門外那名少年的腳力經過了一年是否又更強健了些。

當然是他了,除了尤里,還會有誰呢?

勇利打開門,不等對方開口便抱住了他,然後猛地笑了出來。

尤里瞬間就炸了,「豬排飯,你還笑!你到底在搞什麼啊!」

我哭你也不高興、笑了你也不高興,不然是能怎樣?勇利無奈的想。

感受到尤里鬧著彆扭卻沒有推開他,勇利笑著抹去眼角的淚珠,把頭埋進了對方的頸窩,許久才悶悶的說:「尤里奧,謝謝你。」

尤里哼哼的不知道說了什麼,一隻手默默的環住了他,耳上似乎也染了幾分艷紅。

 

「所以說,到底是怎麼回事?」

尤里拖著勇利來到冰場旁邊的小咖啡廳,強硬的壓著對方坐下點了杯熱茶。

「……抱歉,我不想說。」勇利盯著紅茶杯裡自己的倒影,最終還是只吐出了這一句話。

尤里煩躁的抓抓頭髮,大聲的嘖了聲,「先說好,如果你就只是想讓『那個老頭』重回競技場,然後其他就隨他去的話,我一定會讓你後悔到地獄去!」

「被我看上的對手,如果就這麼輕易放棄,我可饒不了你!」

勇利苦笑了下,打斷了對方的話語,「尤里奧,別說了,我不會收回退役聲明的。」

「能讓維克托回到賽場,是我最大的願望。」

尤里沉默了一會,一口喝掉所有的飲料,站了起來。

「算了,你愛怎樣就怎樣吧,我不管了。」

「尤里奧……」

尤里抿抿唇,「別那樣叫我,白痴。」

「你自己多保重。」他丟下這句話後,頭也不回的離去。

 

紅茶已經冷了,而咖啡廳雖然關的晚也即將歇業,勇利搖搖晃晃的站起身,拿起自己的外套慢慢的走回飯店。

維克托不在房間裡,他當然不會在了,他怎麼會有這麼荒謬的想法呢?

也許維克托現在跟雅科夫在一起、也許他跟克里斯又去游泳了。總之,維克托最不可能的就是在這裡、在這房間裡等他。

房間角落裡原本擺著的黑色行李箱也不見了,顯示出它的主人曾經回來過一趟,然後帶走了他所有的物品。

勇利打開SNS想看看其他人都在做什麼,但不等頁面刷新又關掉了它,把頭埋進枕頭裡。

他現在不想看到維克托的動態消息。

「維克托,你在哪裡呢?」

他起身慢吞吞的開始收拾東西,打開衣櫃發現維克托的外套似乎是忘記被帶走、洗手臺上擺著的各種昂貴保養品也還留在原位。

「維克托就這麼急著要走嗎?」勇利喃喃自語著。

在把東西留在原地與帶走間勇利選擇了後者,在拉著行李下樓去櫃臺check out的時候他將東西托給了櫃臺的服務人員,然後走出大廳。門外突然的溫差令他不禁打了個寒顫,連忙拉拉圍巾把自己裹的更緊了些。也幸好飯店幫他叫了計程車,黑色的車廂擋住了門外的風雪,載著他一路駛向機場。

 

勇利買了最近一張回日本的機票,為此,他不得不選擇更為昂貴的商務艙—經濟艙的票向來不是在現場買的到的。

當他坐在候機室有些無趣的玩著手機裡貪食蛇的遊戲打發時間時,披集打了過來。

「勇利?你在哪?我剛剛去了飯店,櫃臺說你已經退房了!」

「啊,我在機場……」勇利這才想起自己似乎跟對方約好了要在市中心逛逛,有些心虛。

電話的另一端寧靜了幾秒,「機場!?勇利,你該不會是要在『這時候』飛回日本吧?」

勇利努力尋找著較安撫人心的措詞,有些不確定的道:「我想,是的?」

「天啊勇利,我很抱歉我沒有意識到你有多麼難受,雖然我真的很希望你留下來跟我一起逛逛巴塞隆那,不過我想你現在肯定更想回家吧。不管怎麼說,我最好的朋友,我會想你的。」披集沒有生氣,他明白勇利在想什麼,所以他只是跟勇利道別。

勇利揚起一抹笑,「謝謝你,披集。我也會想你的,真的。」

「抱歉,我的飛機要飛了,我得去報到了。」

披集說:「沒關係,到了記得跟我聯絡,祝一路順風。」

「嗯。」

 

在起飛前勇利收到了披集傳來的簡訊,對方表示始終對於兩人未成行的觀光旅程感到可惜,並決定去說服Chao Chao讓他在開始訓練前去長谷津渡個假。

勇利笑了起來,他關上手機,然後飛機起飛了。

评论
热度 ( 23 )

© 雲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