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 becoming a person.
近況Plurk@WindWen439

【維尤勇】HEALING 03

03.

長谷津一如過往,彷彿與世隔絕般的寧靜淡然。勇利走在橋上,又不知不覺的走到了海邊。

就像是夢境一般啊,這過去的一年,他想著。

沒看見黑尾鷗盤旋在海岸邊,冬天的海風終究還是冷了些,樹上也是積了層白色的雪。而後雪的重量似乎是太過了,啪的一聲全落了下來,留下光凸凸的枝條。

而夢是該醒了沒錯。

 

「勝生先生,我聽說你已經退役了對吧?」身穿白袍的男人坐在椅子上,將目光從螢幕轉移到勇利身上。

「是的。」

「雖然很遺憾,但請相信身體的健康才是最重要的。」男人這麼說著,從資料夾中抽出了一份文件遞給勇利,繼續說道:「這是我們預計進行的手術資料與同意書,麻煩你過目後簽名,下一次再帶過來就行。」

「另外,由於受傷的程度已經很嚴重了,請務必配合這期間都不要進行太過激烈的運動──滑冰更是嚴格禁止。等到手術過後會再為你安排復健,到時候才能進行一些對身體負擔沒那麼重的運動。」

「好的。麻煩你了,醫生。」勇利低下頭,看不清隱藏在陰影中的表情。

母親在外面等他、真利姐也在。

勇利把手中的資料遞了出去,始終不發一語,但他知道被他握的有些起皺的文件說明了一切。

寬子露出了一個溫柔的笑,鼓勵著他,「別擔心,手術跟復健都會好好完成的。」

真利則沒說什麼,只是表示自己會永遠支持對方。

勇利知道其實自己不應該再奢求什麼了,運動員的職業壽命本就短暫,他已經站在那個賽場如此多年,雖然未曾獲得金牌卻也無限接近過那個位置。

早就沒什麼好求的了。

 

家人跟好友的關心與擔心都寫在眼裡,家中的電視也很久沒有播放滑冰的轉播了,反倒是足球成了最新的常客。勇利想跟他們說自己沒事,但他確實一點也不好。不是不知道網路上沸沸揚揚的討論著他退役的原因,他只是假裝視而不見。

他開始幫忙溫泉旅館的事務,試圖用忙碌讓自己忽略維克托已經許久不曾出現在社群軟體或者媒體上的事情。勇利拿著打掃用具打開宴會廳的門,空蕩蕩的房間讓他一時還是很不習慣。

在他回到長谷津沒多久,據說維克托曾經回來過一趟,那時的他正好前去東京的醫院做檢查所以並沒有碰上。當他回來的時候維克托已經離開,並且帶走了大部分的行李還有馬卡欽。美奈子老師告訴他說維克托曾經來找過她喝酒,她以為他會問些什麼,但事實上他什麼也沒有說,只是一杯接著一杯的喝,隔天便帶著他的行李回了俄羅斯。

俄羅斯啊……勇利躺在床上,看著空白的牆與天花板,不光是維克托的海報與周邊,勇利將所有關於滑冰的東西都收進箱子、放到了床下的最深處,只留下無名指上那枚戒指。

如果可以就這樣忘記就好了吧,他甩甩頭,試圖強迫自己進入睡眠。

 

夢境中是一片黑暗,只有隱隱約約似乎吵架的人聲傳了出來。

「啊……我真沒想到勝生勇利是這麼自作主張的人。」

是了,是GPF決賽前一晚的那場對話。

「是的,這是我自己決定的。

我要退出滑冰界。」

自己的聲音聽起來無比陌生,帶著一種難以想像的冷靜與冷漠。

「你自己退出卻要我復出參賽,這種話虧你說得出口!」維克托一邊掉著眼淚一邊說。

是的,就這樣就好了。就算是再渺小的可能性,他不希望維克托在這競技生涯還要為他的傷勢所牽絆、不希望自己在對方心中留下的最終印象是這樣。

不甘心自己最後竟是這般狼狽地退場。

「嗯,所以維克托就別管我了,明明有更重要的事不是嗎?」

「別開玩笑了!因為這種原因就要退役,你到底把滑冰當成什麼!」維克托的聲音冷了下來,勇利一瞬間有些後悔自己是不是不該這麼說。

但也沒有別的選擇了不是嗎?

「對!就是因為這種原因!維克托從來就不明白『這種事』有多麼重要!」

「已經夠了!我難道還不能決定自己的未來嗎?」他終究還是說出了這句話,再也不能回頭。

 

「哈、哈……呼……」勇利猛地睜開眼,發覺自己躺在床上,窗簾間透出了淡淡的朝陽。

他拿起手機,螢幕上閃爍著微弱的綠光。

「尤里奧?」螢幕上顯示的是尤里幾個小時前傳過來的訊息。

訊息很短,短到令勇利不禁懷疑對方所說的跟自己理解的是不是同一個意思。

「豬排飯,在開始訓練前我要去你家度假,記得幫我準備好房間,我已經在機場了。」

度假?是他想的那個意思嗎?尤里正在來長谷津的路上?

等等,以尤里的個性肯定是不會跟費爾茲曼教練說的吧?勇利幾乎可以想像那名俄羅斯教練現在的臉色了。

勇利忍俊不住,穿好衣服走出房間。大概是因為起的太早,旅館裡還是一片寂靜。勇利拿起鏟雪的用具準備去門外活動下筋骨,初昇的太陽灑落在昨夜下的雪上,把整片大地都照得閃閃發光,像是地上全是碎鑽。

他舉起右手,無名指上的戒指耀眼的彷彿一顆人造的太陽。

「汪!」犬吠聲打斷了他的思緒,他抬起頭疑惑地四處張望,不經意和一個人對到了視線。

「尤里奧?還有……維、維克托!?」 


= = =

嗨,這裡是雲飛,很開心你看到了這裡

到目前為止這個故事裡的勇利似乎都比原作裡來的消極與負面些

這是因為勇利同時失去了他作為抒發情緒管道的滑冰與舞蹈,而心中一些情緒積多了要變得快樂也是很難的

而當然維克托跟尤里來了,雖然他們還有得溝通,不過一切都會慢慢變好的

請相信這會是篇HE的故事

總之,如果你喜歡,請讓我知道,也歡迎跟我討論劇情

我會盡可能的更新,期待能在下篇文繼續見到你們

评论
热度 ( 21 )

© 雲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