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也是拖坑中呢(笑
Lof、噗浪不定時冒泡,歡迎打滾~

【维尤勇】Healing(3)

阅前指南:

1.原着结局改动有,脑洞太大真不是我的错(#

2.有维勇跟尤勇,然而并没有维尤

3.伤退梗,雷者请爱用右上角红色按钮,然而我相信在真正的YOI世界中小天使都是平安健康!

4.OOC通通都是我的错,他们全是天使!(土下坐


以上都没问题的话,就下拉吧!


传送门:(1) (2)


(3)

长谷津一如过往,彷彿与世隔绝般的宁静淡然。勇利走在桥上,又不知不觉的走到了海边。

就像是梦境一般啊,这过去的一年,他想着。

没看见黑尾鸥盘旋在海岸边,冬天的海风终究还是冷了些,树上也是积了层白色的雪。而后雪的重量似乎是太过了,啪的一声全落了下来,留下光凸凸的枝条。

而梦是该醒了没错。


「胜生先生,我听说你已经退役了对吧?」身穿白袍的男人坐在椅子上,将目光从萤幕转移到勇利身上。

「…是的。」

「虽然很遗憾,但请相信身体的健康才是最重要的。」男人这麽说着,从资料夹中抽出了一份文件递给勇利,继续说道:「这是我们预计进行的手术资料与同意书,麻烦你过目后签名,下一次再带过来就行。」

「另外,由于受伤的程度已经很严重了,请务必配合这期间都不要进行太过激烈的运动—滑冰更是严格禁止。等到手术过后会在为你安排復健,到时候才能进行一些对身体负担没那麽重的运动。」

「…好的。麻烦你了,医生。」勇利低下头,看不清隐藏在阴影中的表情。

母亲在外面等他、真利姐也在。

勇利把手中的资料递了出去,始终不发一语,但他知道被他握的有些起皱的文件说明了一切。

宽子露出了一个温柔的笑,鼓励着他,「别担心,手术跟復健都会好好完成的。」

真利则没说什麽,只是表示自己会永远支持对方。

勇利知道其实自己不应该再奢求什麽了,运动员的职业寿命本就短暂,他已经站在那个赛场如此多年,虽然未曾获得金牌却也无限接近过那个位置。

早就没什麽好求的了。


家人跟好友的关心与担心都写在眼裡,家中的电视也很久没有播放滑冰的转播了,反倒是足球成了最新的常客。勇利想跟他们说自己没事,但他确实一点也不好。不是不知道网路上沸沸扬扬的讨论着他退役的原因,他只是假装视而不见。

他开始帮忙温泉旅馆的事务,试图用忙碌让自己忽略维克托已经许久不曾出现在社群软体或者媒体上的事情。勇利拿着打扫用具打开宴会厅的门,空荡荡的房间让他一时还是很不习惯。

在他回到长谷津没多久,据说维克托曾经回来过一趟,那时的他正好前去东京的医院做检查所以并没有碰上。当他回来的时候维克托已经离开了,并且带走了大部分的行李还有马卡钦。美奈子老师告诉他说维克托曾经来找过她喝酒,她以为他会问些什麽,但事实上他什麽也没有说,只是一杯接着一杯的喝,隔天便带着他的行李回了俄罗斯。

俄罗斯啊...勇利躺在床上,看着空白的牆与天花板,不光是维克托的海报与周边,勇利将所有关于滑冰的东西都收进箱子、放到了床下的最深处,只留下无名指上那枚戒指。

如果可以就这样忘记就好了吧,他甩甩头,试图强迫自己进入睡眠。


梦境中是一片黑暗,只有隐隐约约似乎吵架的人声传了出来。

「啊...我真没想到胜生勇利是这麽自作主张的人。」

是了,是GPF决赛前一晚的那场对话。

「是的,这是我自己决定的。

我要退出滑冰界。」

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无比陌生,带着一种难以想像的冷静与冷漠。

「你自己退出却要我復出参赛,这种话亏你说得出口!」维克托一边掉着眼泪一边说。

是的,就这样就好了。就算是再渺小的可能性,他不希望维克托在这竞技生涯还要为他的伤势所牵绊、不希望自己在对方心中留下的最终印象是这样。

不甘心自己最后竟是这般狼狈地退场。

「嗯,所以维克托就别管我了,明明有更重要的事不是吗?」

「别开玩笑了!因为这种原因就要退役,你到底把滑冰当成什麽!」维克托的声音冷了下来,勇利一瞬间有些后悔自己是不是不该这麽说。

但也没有别的选择了不是吗?

「对!就是因为这种原因!维克托从来就不明白『这种事』有多麽重要!」

「已经够了!我难道还不能决定自己的未来吗?」他终究还是说出了这句话,再也不能回头。


「哈、哈...呼...」勇利勐地睁开眼,发觉自己躺在床上,窗帘间透出了淡淡的朝阳。

他拿起手机,萤幕上闪烁着微弱的绿光。

「...尤里奥?」萤幕上显示的是尤里几个小时前传过来的讯息。

讯息很短,短到令勇利不禁怀疑对方所说的跟自己理解的是不是同一个意思。

「猪排饭,在开始训练前我要去你家度假,记得帮我准备好房间,我已经在机场了。」

度假?是他想的那个意思吗?尤里正在来长谷津的路上?

等等,以尤里的个性肯定是不会跟费尔兹曼教练说的吧?勇利几乎可以想像那名俄罗斯教练现在的脸色了。

勇利忍俊不住,穿好衣服走出房间。大概是因为起的太早,旅馆裡还是一片寂静。勇利拿起铲雪的用具准备去门外活动下筋骨,初昇的太阳洒落在昨夜下的雪上,把整片大地都照得闪闪发光,像是地上全是碎鑽。

他举起右手,无名指上的戒指耀眼的彷彿一颗人造的太阳。

「汪!」犬吠声打断了他的思绪,他抬起头疑惑地四处张望,不经意和一个人对到了视线。

「尤里奥?还有...维、维克托!?」


= = =

嗨,这裡是云飞,很开心你看到了这裡

到目前为止这个故事裡的勇利似乎都比原作裡来的消极与负面些

这是因为勇利同时失去了他作为抒发情绪管道的滑冰与舞蹈,而心中一些情绪积多了要变得快乐也是很难的

而当然维克托跟尤里来了,虽然他们还有得沟通,不过一切都会慢慢变好的

请相信这会是篇HE的故事

总之,如果你喜欢,请让我知道,也欢迎跟我讨论剧情

我会尽可能的更新,期待能在下篇文继续见到你们

评论
热度 ( 10 )

© 雲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