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 becoming a person.
閒談Plurk@WindWen439

【YOI】The Double Ls 01

閱前指南:

1.原著腦補補全向,內心戲全是腦補,一切都是作者腦洞太大

2.估計是個大三角,但也可能只有曖昧向(#

3.OOC全是我的錯,信我他們全是天使!

以上都沒問題的話,就下拉吧!


01.

維克托.尼基福洛夫是個被稱作冰上帝王的人。

一個完美的四周跳落地,周圍傳來熱烈的掌聲蓋住了冰刀與冰面撞擊的聲響。他纖長的睫毛微微垂下,音樂依然不止的傾瀉而出。

 “Stammi vicino, non te ne andare

Ho paura di perderti”

「伴我身邊不要離去

我是如此畏懼失去你」

 

失去?還有什麼是可以失去的嗎?

維克托站在冰面的正中央漫不經心地想著,分心笑著親吻金牌。

這是他連勝的第五年。

編舞、練習、表演、觀眾的掌聲成了他生活的一切。他知道自己還愛著這項運動,但他確實已經很久沒有感受到曾經那種純粹的、來自滑冰的快樂了。

這是多麼奇怪又有點可笑的一件事,世人追求著尼基福洛夫始終新鮮的表演,卻不知道尼基福洛夫已經成為一個無趣的人。

 

「喂老頭,你知道那個日本的Yuri嗎?」尤里難得的開口尋問,維克托皺了皺眉,在腦海中搜尋著這個名字,卻是一無所獲。

尤里毫不訝異的的聳聳肩,轉身離開,似乎是去了廁所。


在離開比賽會場時維克托感受到身後的視線,他回過頭看見一張陌生卻又有些熟悉的亞洲臉孔正盯著他看,藍色鏡框幾乎蓋住了他所有的表情。他拋開那股奇怪的熟悉感,那大概是因為亞洲臉孔都長一樣吧,他想。

於是維克托露出了一個為粉絲服務的親切笑容,還好心的詢問對方要不要一起合照。

他以為對方會開心的,但那個亞洲男孩聽到後卻像是被刺傷般的低下頭,拉著行李直直的跑出會場。

他做了什麼嗎?

「哇噢老頭,知道你是個自大狂,但沒想到你竟然自我中心成這樣。」原本還在聽雅科夫訓話的尤里不知道什麼時候走回了他身邊,嘲笑的咧開嘴。

維克托皺起了眉,他覺得自己今天皺了太多次眉了。

「那傢伙,」尤里指著那個亞洲男孩離開的方向,「剛剛還跟你站在同一個賽場上啊。」

「雖然滑的糟透了。」他低聲又補了一句。


雖然心中有一點點的罪惡感,不過維克托向來不是個會放太多事在心上的人。到晚宴開始前,他早就把那個可憐的日本男孩—他的名字似乎跟尤里發音一樣—拋到腦後。

原本應該是這樣的。

只是現在......

「Victor! Be my coach!」

那個日本男孩現在正掛在他的身上,剛剛跟克里斯跳完一曲鋼管舞的後果就是他現在衣服被他自己扯得鬆鬆垮垮的,但是,噢真該死的,他現在看起來真是天殺的誘人極了。

他真是醉的嚴重,維克托想,覺得自己恐怕也有點醉了,他今天實在也喝了不少。

不過,也僅此而已了。

維克托看著那個跟清醒時完全不同的男孩被他的教練帶走,遲疑了一會,還是決定順著自己的慾望沒有把方才衝動照下的照片刪掉,而是將他們存進了一個隱密的資料夾裡,思考了一下,又加上了一層鎖。

不知道對方隔天醒來的時候會露出什麼樣的表情呢?他喝下今天晚上的最後一杯香檳,順手把尤里帶出了會場。


然後一切又回到了原樣,他毫無懸念的在ISU上得到了冠軍,當記者問他下一季的期望時,他笑了笑回以對方打算休息一下再做考慮。五年了,而運動員的職業壽命非常短暫,就算他真的退役了,也一點都不奇怪吧。


「...嗯?」順手登入SNS的帳號,卻看到幾乎整個主頁都被一部影片的分享給佔據,「這是甚麼?『勝生勇利試滑維克托FS-伴我身邊不要離去』?」

「Yuri?晚宴上的那個?」抱持著看看對方在做什麼的心情點進了影片,影片裡的青年只穿著普通的運動服,舞步卻令人看得目不轉睛。不是第一次見面的羞澀、也不是第二次見面的熱情,這是他從未見過的勝生勇利,一個彷彿為冰而生的青年。


維克托微微瞇起了眼,就是這個,這就是他一直在尋找的。

「嘿馬卡欽,我想我們要去一趟日本了,你覺得怎麼樣?」

馬卡欽叫了一聲,不解的歪著頭看他。


維克托站在機場的門口,而雅科夫站在他的前面。他的教練用一種說不出是憤怒還是擔憂多一些的語氣對他說:「維恰,你現在離開的話,就再也回不來了。」

他緊緊的抱住雅科夫,雖然他總是惹得對方生氣,這一次也不例外,「雅科夫,你是最棒的。」但對不起,我得去找回那些我所失去的。(又或許是他從未擁有過的)

「DASVIDANIA」

雅科夫遇見他大概是幸亦不幸吧,維克托想著對方現在憤怒的那張臉,飛機起飛了。

從窗戶往下看市區的燈火越來越渺小,最後隱沒在層層的雲霧之間,剩下一片漆黑。


抵達長谷津的時候時間還早,維克托下了車,乘著手扶梯來到了沒有甚麼人的大廳。車站的牆壁上貼滿了勝生勇利的海報,證實了對方就在此處的消息。

他走出車站,一面問路一面朝著烏托邦勝生前進。沿途的櫻花開得正盛,上方卻又積了一層雪,原來日本的四月還是會下雪的嗎?

長谷津是個跟聖彼得堡不一樣的地方,維克托走在橋上,馬卡欽跟在他的身邊。聖彼得堡艷麗的像一首卡門,而長谷津倒像是勝生勇利的那一曲伴我身邊不要離去,沉默又深情。

他走過一座長橋,在釣魚的男子跟他打了招呼,維克托的心情無來由的變得更好。

他順著男子指示的方向走去,美麗的和式建物佇立在另一邊的城中,一陣櫻雨落下,彷彿夢境一般的小鎮。


烏托邦勝生是間傳統的日式旅館。維克托很少住這種傳統式的旅館,他到日本來往往都待在大都市裡,而大都市的飯店向來都大同小異,這樣子的建築物對他來說是一種新奇的體驗。

將馬卡欽託付給了這兒親切的老板娘後,維克托決定要在勇利出現前先去享受下這裡特色的溫泉。

不可否認的,溫泉真的是棒透了!維克托開始有些忌妒起從小在這裡長大的勇利了。


然後下一秒,『那個』勇利就衝進了澡堂。

「維、維克托...?為甚麼會在這?」

說實話維克托也被嚇了一跳,他倒是沒想到對方會就這樣衝了進來。不過他不是很在意,於是他站起身、對著勝生勇利伸出手:「勇利,從今天開始我就是你的教練了。而且我會讓你在Grand Prix Final中取得勝利喔。」還順道附上了一個可愛的眨眼。

然後勇利開始大叫。

維克托稍微有點疑惑,對方為何表現的毫無預警似的詫異,但那並不是那麼的重要,重要的是從今天起他即將成為對方的教練。


= = =

嗨,不管有沒有見過,很開心你能看到這裡,我是雲飛

這是新坑新坑新坑,因為很重要所以多說幾遍

這一次主要是想試著寫寫我對於劇中人物的理解,如果能夠同時讓你感受到一些不一樣的想像,那就太好了

寫作的方式我想嘗試著用三個人不同的視角去寫,希望我能夠擁有足夠的文筆完成這困難的任務(笑

最後想談談關於我對這部作品一點點的想法,我覺得在原作初期對於維克托的心理描述真的非常非常少

但鏡頭卻又會時不時帶到他隱藏在人後的表情,這才讓我有了想要寫寫我對於他們內心的猜測(大概也是非常不準的XD)

總之,無論如何,希望大家都能繼續喜歡著並享受著這部動畫<3

评论 ( 2 )
热度 ( 12 )

© 雲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