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也是拖坑中呢(笑
Lof、噗浪不定時冒泡,歡迎打滾~

【YOI】The Double Ls(1)

阅前指南:

1.原着脑补补全向,内心戏全是脑补,一切都是作者脑洞太大

2.估计是个大三角,但也可能只有暧昧向(#

3.OOC全是我的错,信我他们全是天使!

以上都没问题的话,就下拉吧!

(1)

维克托.尼基福洛夫是个被称作冰上帝王的人。

一个完美的四周跳落地,周围传来热烈的掌声盖住了冰刀与冰面撞击的声响。他纤长的睫毛微微垂下,音乐依然不止的倾泻而出。

 “Stammi vicino, non te ne andare

Ho paura di perderti”

「伴我身边不要离去

我是如此畏惧失去你」

 

失去?还有什麽是可以失去的吗?

维克托站在冰面的正中央漫不经心地想着,分心笑着亲吻金牌。

这是他连胜的第五年。

编舞、练习、表演、观众的掌声成了他生活的一切。他知道自己还爱着这项运动,但他确实已经很久没有感受到曾经那种纯粹的、来自滑冰的快乐了。

这是多麽奇怪又有点可笑的一件事,世人追求着尼基福洛夫始终新鲜的表演,却不知道尼基福洛夫已经成为一个无趣的人。

 

「喂老头,你知道那个日本的Yuri吗?」尤里难得的开口寻问,维克托皱了皱眉,在脑海中搜寻着这个名字,却是一无所获。

尤里毫不讶异的的耸耸肩,转身离开,似乎是去了厕所。

在离开比赛会场时维克托感受到身后的视线,他回过头看见一张陌生却又有些熟悉的亚洲脸孔正盯着他看,蓝色镜框几乎盖住了他所有的表情。他抛开那股奇怪的熟悉感,那大概是因为亚洲脸孔都长一样吧,他想。

于是维克托露出了一个为粉丝服务的亲切笑容,还好心的询问对方要不要一起合照。

他以为对方会开心的,但那个亚洲男孩听到后却像是被刺伤般的低下头,拉着行李直直的跑出会场。

他做了什麽吗?

「哇噢老头,知道你是个自大狂,但没想到你竟然自我中心成这样。」原本还在听雅科夫训话的尤里不知道什麽时候走回了他身边,嘲笑的咧开嘴。

维克托皱起了眉,他觉得自己今天皱了太多次眉了。

「那傢伙,」尤里指着那个亚洲男孩离开的方向,「刚刚还跟你站在同一个赛场上啊。」

「虽然滑的糟透了。」他低声又补了一句。

虽然心中有一点点的罪恶感,不过维克托向来不是个会放太多事在心上的人。到晚宴开始前,他早就把那个可怜的日本男孩—他的名字似乎跟尤里发音一样—抛到脑后。

原本应该是这样的。

只是现在......

「Victor! Be my coach!」

那个日本男孩现在正挂在他的身上,刚刚跟克里斯跳完一曲钢管舞的后果就是他现在衣服被他自己扯得鬆鬆垮垮的,但是,噢真该死的,他现在看起来真是天杀的诱人极了。

他真是醉的严重,维克托想,觉得自己恐怕也有点醉了,他今天实在也喝了不少。

不过,也仅此而已了。

维克托看着那个跟清醒时完全不同的男孩被他的教练带走,迟疑了一会,还是决定顺着自己的慾望没有把方才冲动照下的照片删掉,而是将他们存进了一个隐密的资料夹裡,思考了一下,又加上了一层锁。

不知道对方隔天醒来的时候会露出什麽样的表情呢?他喝下今天晚上的最后一杯香槟,顺手把尤里带出了会场。

然后一切又回到了原样,他毫无悬念的在ISU上得到了冠军,当记者问他下一季的期望时,他笑了笑回以对方打算休息一下再做考虑。五年了,而运动员的职业寿命非常短暂,就算他真的退役了,也一点都不奇怪吧。

「...嗯?」顺手登入SNS的帐号,却看到几乎整个主页都被一部影片的分享给佔据,「这是甚麽?『胜生勇利试滑维克托FS-伴我身边不要离去』?」

「Yuri?晚宴上的那个?」抱持着看看对方在做什麽的心情点进了影片,影片裡的青年只穿着普通的运动服,舞步却令人看得目不转睛。不是第一次见面的羞涩、也不是第二次见面的热情,这是他从未见过的胜生勇利,一个彷彿为冰而生的青年。

维克托微微眯起了眼,就是这个,这就是他一直在寻找的。

「嘿马卡钦,我想我们要去一趟日本了,你觉得怎麽样?」

马卡钦叫了一声,不解的歪着头看他。

维克托站在机场的门口,而雅科夫站在他的前面。他的教练用一种说不出是愤怒还是担忧多一些的语气对他说:「维恰,你现在离开的话,就再也回不来了。」

他紧紧的抱住雅科夫,虽然他总是惹得对方生气,这一次也不例外,「雅科夫,你是最棒的。」但对不起,我得去找回那些我所失去的。(又或许是他从未拥有过的)

"до свидания."

雅科夫遇见他大概是幸亦不幸吧,维克托想着对方现在愤怒的那张脸,飞机起飞了。

从窗户往下看市区的灯火越来越淼小,最后隐没在层层的云雾之间,剩下一片漆黑。

抵达长谷津的时候时间还早,维克托下了车,乘着手扶梯来到了没有甚麽人的大厅。车站的牆壁上贴满了胜生勇利的海报,证实了对方就在此处的消息。

他走出车站,一面问路一面朝着乌托邦胜生前进。沿途的樱花开得正盛,上方却又积了一层雪,原来日本的四月还是会下雪的吗?

长谷津是个跟圣彼得堡不一样的地方,维克托走在桥上,马卡钦跟在他的身边。圣彼得堡艳丽的像一首卡门,而长谷津倒像是胜生勇利的那一曲伴我身边不要离去,沉默又深情。

他走过一座长桥,在钓鱼的男子跟他打了招呼,维克托的心情无来由的变得更好。

他顺着男子指示的方向走去,美丽的和式建物伫立在另一边的城中,一阵樱雨落下,彷彿梦境一般的小镇。

乌托邦胜生是间传统的日式旅馆。维克托很少住这种传统式的旅馆,他到日本来往往都待在大都市裡,而大都市的饭店向来都大同小异,这样子的建筑物对他来说是一种新奇的体验。

将马卡钦託付给了这儿亲切的老板娘后,维克托决定要在勇利出现前先去享受下这裡特色的温泉。

不可否认的,温泉真的是棒透了!维克托开始有些忌妒起从小在这裡长大的勇利了。

然后下一秒,『那个』勇利就冲进了澡堂。

「维、维克托...?为甚麽会在这?」

说实话维克托也被吓了一跳,他倒是没想到对方会就这样冲了进来。不过他不是很在意,于是他站起身、对着胜生勇利伸出手:「勇利,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的教练了。而且我会让你在Grand Prix Final中取得胜利喔。」还顺道附上了一个可爱的眨眼。

然后勇利开始大叫。

维克托稍微有点疑惑,对方为何表现的毫无预警似的诧异,但那并不是那麽的重要,重要的是从今天起他即将成为对方的教练。

= = =

嗨,不管有没有见过,很开心你能看到这裡,我是云飞

这是新坑新坑新坑,因为很重要所以多说几遍

这一次主要是想试着写写我对于剧中人物的理解,如果能够同时让你感受到一些不一样的想像,那就太好了

写作的方式我想尝试着用三个人不同的视角去写,希望我能够拥有足够的文笔完成这困难的任务(笑

最后想谈谈关于我对这部作品一点点的想法,我觉得在原作初期对于维克托的心理描述真的非常非常少

但镜头却又会时不时带到他隐藏在人后的表情,这才让我有了想要写写我对于他们内心的猜测(大概也是非常不准的XD)

总之,无论如何,希望大家都能继续喜欢着并享受着这部动画<3

评论 ( 2 )
热度 ( 7 )

© 雲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