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也是拖坑中呢(笑
Lof、噗浪不定時冒泡,歡迎打滾~

【维尤勇】Healing(5)

阅前指南:

1.原着结局改动有,脑洞太大真不是我的错(#

2.有维勇跟尤勇,然而并没有维尤

3.伤退梗,雷者请爱用右上角红色按钮,然而我相信在真正的YOI世界中小天使都是平安健康!

4.OOC通通都是我的错,他们全是天使!(土下坐


以上都没问题的话,就下拉吧!


传送门:(1) (2) (3) (4)


(5)

尤里发誓,他会听到那一切全是意外。

GPF那天在他上场前维克托跟雅科夫提出了他要復出参赛的想法,虽然尤里没向任何人提过,但早在他看见维克托看着勇利表演的表情时他便清楚的意识到,这个男人绝对会再次返回冰上。

本来他对于此事多是乐见其成,但如今他更在乎的是那隻猪在维克托离去后又会如何,他心中隐约有个不好的预想,而他直接问了出口。

「那是说,猪排饭要退出滑冰界吗?」

维克托给他的答復却更令人心寒,「退出由勇利决定。Grand Prix Final结束之后会决定,他是这麽说的。」

尤里不懂为什麽对方可以表现的这麽不在意,在冰上时他们的连结才是最紧密的这件事他应该最清楚不过了不是吗?维克托难道自信到觉得就算放了那隻猪走他们还可以继续维繫着那份关係吗?

别开玩笑了!

他又同时暗自唾弃着无能为力的自己,即使知道了这些他也束手无策,他如今能做的,也就只有好好的完成他的表演。

维克托在他们离开前用力的抱住了尤里,尤里可以感受到对方的手微微颤抖着,用一种难掩疲惫的声音请求他务必拿下金牌。

尤里在那个瞬间明白了,那个人不是自信,而是已经无技可施。


尤里来到准备区,奥塔别克正好完成了他的最后一个动作,场边传来了如雷的掌声。他滑到冰面上,感受到冰冷的空气从鼻腔进入体内。他听见其他人为他打气的声音,缓缓地吐出一口气,然后他想起了雅科夫、莉莉亚、爷爷、优子...还有胜生勇利。

他不曾告诉过其他人,事实上他从很早就开始关注胜生勇利了。去年的GPF只是一个契机,他坐在座位上看到那名日本选手的表演,虽然跳跃连连失误,但舞步却是如此的魅惑人心。不需要绚丽的技巧,那个人站在冰场上便足以抓住所有人的目光。

他产生了好奇,好奇究竟那会是个怎样的选手,而当他毫无失误时又会表演出如何令人倾心的节目。

但他等到的却是那个人在厕所中哭泣与自暴自弃的声音,真是糟透了,他觉得如此肯定对方的自己简直就像个白痴一样。

就算到了现在,那个猪排饭还是这麽无理,像是从未将一直视他为最大劲敌的自己放在眼裡一样。

拿到金牌就退出?那隻猪的眼裡就只有维克托吗?只要成绩超过维克托,一切就随他去了吗?他是不知道他跟维克托之间是出了什麽事,但开甚麽玩笑,谁准这傢伙让他失望了!

这样的金牌,他打死也不会拱手让给胜生勇利!

他总有一天会打破他的长曲纪录,所以如果他现在就退出的话,他一定会让他后悔一辈子!


最后的综合旋转随着音乐结束了,比赛结束了,而他成功拿下了第一名。

但胜生勇利还是宣布了退役。

尤里气极了,立刻就想冲去找对方理论,他跑出了会场,看见那个人站在会场边的阴暗处说着电话。

他原本是没打算偷听的,然而他听到了一个关键词--「受伤」。

受伤?谁受伤了?他忍不住又靠近了一些,努力辨识着对方语句中的日文词彙。

电话的另一端似乎是医生,叨叨絮絮的说着些注意事项之类的事,而勇利低垂着头,时不时应个声证明自己还有在听。

尤里抿起唇,他终于知道猪排饭退役的真正理由了,但他倒宁愿自己不知道。

他说不清自己现在是什麽样的情绪,他似乎没有理由对猪排饭生气,但他却气极了对方不愿意说出事实。他并不后悔自己最后拚尽全力打败了勇利,但是他却为对方感到无比可惜。如果在对方最后的赛季能够拿到金牌...那大概比较能填补一点缺憾吧。

尤里把念头甩出脑外,默默地回到了会场。

他找到了维克托,对方正在跟雅科夫谈论有关復出的事情,看起来完全没有受到学生退役的影响。

维克托知道这件事吗?尤里想着,但心中的直觉告诉他维克托并不知情。

「嘿尤里奥,原来你在啊。」维克托突然发现了尤里的存在,满脸笑容地跟他打招呼。

说实话,那笑容真是尤里看过老头露过最难看的笑容了,虚假的令人作呕。

「噁心死了,别那样对我笑。」但他什麽都没有说,甚至咽下了关于勇利和那通电话的字句。


然后尤里看见了那两个人的表演滑,一言不发的转过头做最后的准备。

再然后他又一次再厕所拦截了正在哭泣的胜生勇利,他试图温和的对他,但勇利依然什麽也没有说,关于他的退役、伤势,什麽也没有说,就算被误会也毫不否认。


所以他忍不下去了。


= = =

睡前码的,如果有bug抱歉...

然后前几篇的题外话好像有点多,我今天还是闭嘴好了(笑

评论 ( 1 )
热度 ( 11 )

© 雲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