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 becoming a person.
閒談Plurk@WindWen439

【維尤勇】HEALING 06

06.

尤里發誓,他會聽到那一切全是意外。

GPF那天在他上場前維克托跟雅科夫提出了他要復出參賽的想法,雖然尤里沒向任何人提過,但早在他看見維克托看著勇利表演的表情時他便清楚的意識到,這個男人絕對會再次返回冰上。

本來他對於此事多是樂見其成,但如今他更在乎的是那隻豬在維克托離去後又會如何,他心中隱約有個不好的預想,而他直接問了出口。

「那是說,豬排飯要退出滑冰界嗎?」

維克托給他的答覆卻更令人心寒,「退出由勇利決定。Grand Prix Final結束之後會決定,他是這麼說的。」

尤里不懂為什麼對方可以表現的這麼不在意,在冰上時他們的連結才是最緊密的這件事他應該最清楚不過了不是嗎?維克托難道自信到覺得就算放了那隻豬走他們還可以繼續維繫著那份關係嗎?

別開玩笑了!

他又同時暗自唾棄著無能為力的自己,即使知道了這些他也束手無策,他如今能做的,也就只有好好的完成他的表演。

維克托在他們離開前用力的抱住了尤里,尤里可以感受到對方的手微微顫抖著,用一種難掩疲憊的聲音請求他務必拿下金牌。

尤里在那個瞬間明白了,那個人不是自信,而是已經無技可施。

 

尤里來到準備區,奧塔別克正好完成了他的最後一個動作,場邊傳來了如雷的掌聲。他滑到冰面上,感受到冰冷的空氣從鼻腔進入體內。他聽見其他人為他打氣的聲音,緩緩地吐出一口氣,然後他想起了雅科夫、莉莉亞、爺爺、優子……還有勝生勇利。

他不曾告訴過其他人,事實上他從很早就開始關注勝生勇利了。去年的GPF只是一個契機,他坐在座位上看到那名日本選手的表演,雖然跳躍連連失誤,但舞步卻是如此的魅惑人心。不需要絢麗的技巧,那個人站在冰場上便足以抓住所有人的目光。

他產生了好奇,好奇究竟那會是個怎樣的選手,而當他毫無失誤時又會表演出如何令人傾心的節目。

但他等到的卻是那個人在廁所中哭泣與自暴自棄的聲音,真是糟透了,他覺得如此肯定對方的自己簡直就像個白癡一樣。

就算到了現在,那個豬排飯還是這麼無理,像是從未將一直視他為最大勁敵的自己放在眼裡一樣。

拿到金牌就退出?那隻豬的眼裡就只有維克托嗎?只要成績超過維克托,一切就隨他去了嗎?他是不知道他跟維克托之間是出了什麼事,但開甚麼玩笑,誰准這傢伙讓他失望了!

這樣的金牌,他打死也不會拱手讓給勝生勇利!

他總有一天會打破他的長曲紀錄,所以如果他現在就退出的話,他一定會讓他後悔一輩子!

 

最後的綜合旋轉隨著音樂結束了,比賽結束了,而他成功拿下了第一名。

但勝生勇利還是宣布了退役。

尤里氣極了,立刻就想衝去找對方理論,他跑出了會場,看見那個人站在會場邊的陰暗處說著電話。

他原本是沒打算偷聽的,然而他聽到了一個關鍵詞──「受傷」。

受傷?誰受傷了?他忍不住又靠近了一些,努力辨識著對方語句中的日文詞彙。

電話的另一端似乎是醫生,叨叨絮絮的說著些注意事項之類的事,而勇利低垂著頭,時不時應個聲證明自己還有在聽。

尤里抿起唇,他終於知道對方退役的真正理由了,但他倒寧願自己不知道。

他說不清自己現在是什麼樣的情緒,他似乎沒有理由對勇利生氣,但他卻氣極了對方不願意說出事實。他並不後悔自己最後拚盡全力打敗了勇利,但是他卻為對方感到無比可惜。如果在對方最後的賽季能夠拿到金牌……那大概比較能填補一點缺憾吧。

尤里把念頭甩出腦外,默默地回到了會場。

他找到了維克托,對方正在跟雅科夫談論有關復出的事情,看起來完全沒有受到學生退役的影響。

維克托知道這件事嗎?尤里想著,但心中的直覺告訴他維克托並不知情。

「嘿尤里奧,原來你在啊。」維克托突然發現了尤里的存在,滿臉笑容地跟他打招呼。

說實話,那笑容真是尤里看過維克托露過最難看的笑容了,虛假的令人作嘔。

「噁心死了,別那樣對我笑。」但他什麼都沒有說,甚至咽下了關於勇利和那通電話的字句。

 

然後尤里看見了那兩個人的表演滑,不發一語的轉過頭做最後的準備。

再然後他又一次再廁所攔截了正在哭泣的勝生勇利,他試圖溫和的對他,但勇利依然什麼也沒有說,關於他的退役、傷勢,什麼也沒有說,就算被誤會也毫不否認。

 

所以他忍不下去了。

评论
热度 ( 28 )

© 雲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