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也是拖坑中呢(笑
Lof、噗浪不定時冒泡,歡迎打滾~

【维尤勇】Healing(6)

阅前指南:

1.原着结局改动有,脑洞太大真不是我的错(#

2.有维勇跟尤勇,然而并没有维尤

3.伤退梗,雷者请爱用右上角红色按钮,然而我相信在真正的YOI世界中小天使都是平安健康!

4.OOC通通都是我的错,他们全是天使!(土下坐


以上都没问题的话,就下拉吧!


传送门:(1) (2) (3) (4) (5)


(6)

尤里拒絕與他們同行,所以勇利和維克托兩個人來到海邊。

一路上維克托似乎都在思考著什麼沒有說話,勇利覺得有些尷尬,但也不知道要從哪裡開口。

海風吹過,有些鹹鹹的味道,伴隨著海浪拍打上岸的一波波聲響,慢慢讓人的心情平靜下來。

「勇——」

「維——」

兩個人同時開口,又立刻停了下來。

「勇利要說什麼?你先說吧。」維克托道。

勇利搖搖頭,「不是什麼重要的事,還是維克托先說吧。」

於是維克托拉著勇利坐到長椅上,有些漫不經心的開口,「勇利的手術是什麼時候呢?」

「後天…欸?」突然意識到對方說了什麼,勇利猛然抬起低垂的頭望向維克托。

維克托卻沒有看他,繼續道:「怎麼?勇利到了現在還想繼續瞞著我嗎?」

「我不是、應該說,我從來沒想過要讓維克托知道這件事。」勇利抿抿唇,隔了許久才回道。

維克在托聽到這句話的瞬間看向勇利,「為什麼!我不是你的教練嗎!為什麼就連這種事情都不說?」

勇利把臉埋進手裡,悶悶的說:「因為…是維克托啊…」

就是因為是維克托、所以說不出口。

身邊的人像是放棄一樣的嘆了口氣,「所以你就打算這樣逃離一切嗎?」

「勝生勇利,你真是個懦夫。」

勇利不甘心的反駁,「我不過是想要維克托…」

維克托打斷了他,「又是這個。維克托.尼基福洛夫在你面前!你總是這麼覺得,但你難道沒有想過我是怎麼想的嗎?」

維克托會怎麼想?勇利當然試圖去思考過,但得出的結論他覺得太荒謬,與其說是推測更像是一種不切實際的幻想。

「我…」他張了張嘴,聲音卡在喉嚨的深處,說不出話來。

燦金的夕陽在他們身後拉出了一道頎長的影子。

維克托傾身抱住勇利,感受到懷中的人僵住了身子,他嘆道:「你應該對自己再有信心一些的。」

「勇利,我想聽你告訴我全部的事,好嗎?」


勇利慢慢的點了點頭。

然後他開始說,說他的腰傷、說無法擁有的競技未來。

維克托感受到自己的肩上濕了一片,但他假裝不知道,只是有一下沒一下的輕撫著對方的背。

「…我不想讓維克托看見這樣的我,太狼狽了。」勇利說。

維克托苦笑了下,「勇利還真是自私呢。」

「GPF前一晚你跟我談結束的時候我還不知道這件事,當下我真的超生氣的,一直在想這個勝生勇利到底在想什麼。是你賦予了我love和life,但也是你在那個剎那奪走了它們。要說的話,與說是生氣,那時更多的是不知所措吧。

後來我回來長谷津收東西的時候,跟美奈子老師喝了一回酒,然後從她嘴裡得知了你退役的真正原因。我覺得我該生氣的,但反而更多的是懊惱,想想雅科夫說的一點也沒錯,我這個做教練的還真是失職啊,就連學生受傷了都沒有發現。」

「不是這樣的!維克托!是我刻意隱藏不想讓你發現!」

勇利努力的組織著詞彙,「我希望自己在維克托的心中最後的印象可以是賽場上最耀眼的一刻、不想讓維克托擔心、也不想要讓我的存在影響到你。」

「那你也應該知道我根本不想當你心中那該死的高高在上的偶像,我只是個人,勇利。」

「過去的二十多年,我的生活是如此一成不變,是你帶來了改變。不管你是怎樣的,你永遠都是最耀眼的一個、也只會是讓我更好的動力。」

「所以,你願意把我的love and life還給我嗎?」


「好。」勇利聽見自己這麼說。

維克托像是得到了糖果的孩子開心的笑了,「那麼,現在是不是應該來懲罰說謊的小豬了呢?」

「咦、咦?」勇利一時沒有跟上維克托的話,疑惑的眨了眨眼。

「為了勇利不告訴我真相這件事,我可是難過了好久呢,勇利難道不覺得該補償我一下嗎?」

「那、那維克托想要什麼樣的補償?」

「這樣吧,就罰勇利從今以後都要一直陪我吃豬排飯怎麼樣?」維克托開心的宣佈。

「不接受除了同意以外的回答噢!」

勇利笑了起來,棕紅色的眼中還有些濕潤,卻閃亮亮的,「好!」

「那我們回去吧,尤里奧估計也等的不耐煩了。」


離開前勇利回頭看了一眼,火紅的太陽緩緩沉沒在海平面下,海面上一片波光粼粼。

他轉身追上維克托,烏托邦勝生就在前方不遠處。


= = =

这段试写了几个版本,后来还是决定用了这个

如果能够表现出我想传达的意思那就太好了呢

他们都是很可爱的人,所以还是希望他们都能够被满满的爱包围

就算偶尔会受伤,但也是因为太过在乎了吧(比心

总之,维勇谈完了接下来就该轮到尤勇啦,希望你们也会喜欢接下来的故事(笑

评论
热度 ( 11 )

© 雲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