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 becoming a person.
近況Plurk@WindWen439

【尤勇】如果、如果

閱前指南:

1.日常OOC,作者已棄療請不要太過在意

2.今日BGM:2CELLOS的辛德勒名單主題曲,可搭配一起食用

3.沒了今天就這麼一條,有沒有覺得很驚訝…啊,好像又多了一條了


如果都沒有問題的話,就下拉吧!


勝生勇利,23歲,一個隨處可見的花滑強化選手,現在正在參加人生第一場ISU的決賽。

狀態…非常緊張。

昨天的短曲項目他表現的還不錯,目前排名第三,不過他不確定今天的他還能不能繼續維持這樣的狀態,在他昨天接到了老家的電話後。

母親打過來告訴他小維(那是他養的一隻貴賓犬的名字)出了點小車禍,所幸半夜的時候已經脫離了危險狀況,目前正在靜養。


勇利知道自己應該要放心,但他有時還是會不自覺的擔心,這挺糟的,他只能祈禱自己在正式比賽的時候不會出錯。

於是他用冷水洗了把臉讓自己清醒點後,Chiao Chiao走過來告訴他準備輪到他上場了,他深吸一口氣,跟他的教練一起走到場邊。

冰場很大、而所有觀眾現在都注視著他,盯在這一個小小的點上。前一位選手已經離開,勇利摘掉刀套滑上冰面,他發現自己其實滿享受這樣的時刻,當所有人的目光只能聚焦在他身上的時候。

他今年的長曲曲目是辛德勒名單的主題曲,當大提琴的弦樂聲響起,他的動作是渴求、是祈禱、是絕望中的希望,他想為在長谷津的小維跳上這麼一曲。

也為他自己追尋了這麼多年、終於走到這一步的人生。

「維克托會看到嗎?」勇利不確定他的偶像會不會看見他的4S還是扶了冰,但他發現自己似乎不是那麼在意了。

「總是會有人看著的。」他這麼想著,3+2的跳躍完美落冰。

音樂繼續演奏下去,進入了尾聲,勇利幾乎不敢相信自己到目前為止都是那麼順利,不過接下來只剩下最後的綜合旋轉,這個向來不是個問題。

觀眾席的方向拋下了無數玩偶,他知道他做到了,不管是為了日本、他的家人、還是他自己。


雖然說他穩穩地拿到了第三名,不過晚會仍不是勇利擅長應付的場面,他也不認為自己會成為其中的一員。

所以他端了杯香檳站在會場的角落,看見維克托在人群中自在的遊走。即使得到了獎牌,站到了鄰近的頒獎台上,他們終究是不同的。

不過也沒有什麼關係就是了。

「喂,日本的Yuri!」他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中,沒發現身旁不知何時多了一個人,當對方出聲時便被嚇了一跳。

他轉過頭,看見青年組的金牌得主尤里.普利謝茨基正盯著他看。

「啊是...怎麼了嗎?」他有些疑惑對方為什麼會找他說話。

對方看起來有些不自在的撇開視線,又突然惡狠狠的轉回來對他說道:「以跟我有同一個名字的人來說,你今天滑得很不錯!」

「但我明年就要升上成年組了,我一定會打敗你的!」

聽到對方的話,勇利忍不住笑了出聲,接著便被回以兇惡的一瞪。

「好的,我很期待喔,尤里奧。」勇利伸出手到對方的面前。

尤里盯著那隻手幾秒鐘後用力地握了上去,「哼,還有,我叫尤里,不叫尤里奧!」

勇利笑了笑--他大概還是有些醉意的,才會做出這種行為--「沒辦法,我叫Yuri你也叫Yuri很難分辨啊,叫你Yurio的話不就知道是叫誰了嗎?」

尤里氣憤地大叫,「那為甚麼不是你改?」

勇利聳聳肩,「誰知道呢,也許是因為我先出生的吧。而且不覺得尤里奧這名字聽起來很可愛嗎?」

「哪有這種事!而且我一點都不可愛!」

一邊和金髮少年鬥嘴,勇利倚在陽台邊,嘴角揚了起來。


「喂豬排飯,你幹嘛笑成那樣啊?而且你幹嘛半夜不睡覺的?」尤里一睜眼就看見勇利撐著頭看他,笑得開心。

勇利搖搖頭,「沒事,就是好像做了個夢,雖然記不得內容了,但是是個好夢。」

「然後就突然想到,如果當年我沒有搞砸大獎賽、維克托沒有來做我的教練,我們會變成怎樣呢?」

尤里打了個呵欠,「誰知道啊?但反正不管你變成怎樣,我一定都會是第一個看見你的那個。」

「我也是這麼覺得的。」勇利笑了笑。

「恩,所以趕緊睡吧,明天不還要練習嗎?」尤里又打了個呵欠,關掉了床頭燈。

勇利拉起棉被,金髮青年的雙眸緊緊的閉合,逐漸成熟的側臉沉靜而安詳。而勇利知道那雙眸中向來的顏色。

他輕輕在對方的額上落下一吻,「恩,尤里奧,晚安。」

最喜歡你了。


= = =

還債中...為了推人入坑我也是拚了...

這一篇也是與友人一起開的腦洞,希望你們看的開心

印象中是沒有看到官方有寫勇利前一年GPF的曲目,所以私心選了一首我很喜歡的曲子,不過如果有的話,拜託請告訴我

總之,希望你們也會喜歡這樣子的尤勇,也歡迎跟我討論或推薦作品給我(笑

评论 ( 2 )
热度 ( 31 )

© 雲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