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 becoming a person.
近況Plurk@WindWen439

【YOI】The Double Ls 02

02.

這真是個不可思議的地方,如同它的名字一樣——Utopia,完美的理想世界。

維克托不禁在想,他的理想又是什麼呢?他所缺少、所追尋的,真的又只是要帶給觀眾的『驚喜』嗎?

說起來他確實是如此告知記者們的,原本只是想要休息下思考接下來的去留,但看了日本勝生勇利的試滑靈感卻不斷湧出...像是這樣的。

然而烏托邦其實是最難也最容易到達的,它完美無瑕,卻也只是人們選擇忽略背後缺陷的一面。


他到達烏托邦勝生的那天吃到了那裏的名產豬排飯,那真的很好吃。但是當他知道這是對方贏得比賽才能吃到的食物後,他對於這道菜又有了一些不同的想法。

不過說起來,勝生勇利真的應該要好好的瘦身,這種體型他懷疑對方連三周跳都跳不好,更別提是四周跳了。他是絕對不會讓讓這樣子的花滑選手上冰的。

成為勝生勇利的教練後,觀察那名青年的反應成了維克托最大的樂趣。維克托承認自己確實有些惡趣味,才一直不告訴那名青年從來到這裡的第一天他就已經知道對方房間裡貼滿了他的海報、更是他忠實粉絲的事。

觀賞對方時不時慌亂的表情也算是他到長谷津渡假的小驚喜吧,他很好奇對方究竟還能帶給他什麼。那種充滿魅力的表演絕不是多泡幾次溫泉就會有的。


維克托騎在自行車上,揚起輕快的笑容向路人打招呼,勇利氣喘吁吁的跟在後頭,努力消去身上多餘的體脂。

在長谷津的每一天都是一種嶄新的體驗,他曾經習慣身邊不曾移開的視線、習慣出門必須稍作喬裝,然而在這個地方卻不是如此,所有人只當他是個普通的觀光客而熱情的招待他。

「嗨,我是維克托.尼基福羅夫,今天開始就是勇利的教練了!」他來到冰堡跟裡面的工作人員打了聲招呼,毫不意外的聽見了對方的驚呼。

他換上冰鞋來到冰上(勇利被他要求只能在旁觀看),才赫然驚覺自己有多麼想念冰場冷冽的空氣。音樂從他的體內湧出、但是還不夠,他還是缺少了某種讓人驚喜的東西。

不僅如此,跟勝生勇利的關係一直沒有甚麼進展讓他有些許的挫折。雖然聽說亞洲人天生含蓄內斂,但對於見過勇利另一面的維克托而言,他只能玩笑般的猜測對方大概有兩個靈魂吧。

「勇利喜歡美奈子嗎?」他聽說了對方和美奈子之間的事,好奇的問。

勇利慌亂的連連擺手回道:「怎麼可能!」

「那你現在有情人嗎?」

「...沒有。」

他更好奇了,「之前呢?」

勇利彆扭的撇開視線,「無可奉告。」

八卦向來是聊天的好主題,於是維克托湊近對方,想著可以考慮從這方面下手,「那來說說我的事吧。」

「我的第一個情人是...」

...沒想到卻被阻止了。

他有些不解地想,談論愛情問題是很奇怪的嗎?他們在俄羅斯的時候都會互相分享愛情故事啊,難道亞洲人的內斂程度到了連這種都不能說嗎?

不過至少他現在跟勇利多了個話題,就是關於他家附近的那座長谷津城。聽說裡面是給忍者住的,真是神奇極了!


只是他倒沒有預想到尤里也會追到這裡來。

應該說,在他上傳那張與長谷津成的照片時,他完全沒有想過後續會發生甚麼事。...也許是有考慮一點點,關於記者又會再追過來這個方面,不過其餘的他則是完全沒有思考過。

所以當他結束排舞看到俄羅斯的後輩出現在冰場時他確實滿驚訝的(他發誓他真的不是故意要將他們之間的約定忘得一乾二淨),他的心中確實也有那麼一點點的愧疚。說起來他真的很好奇為甚麼雅科夫會就這樣放對方飛來日本。

「不過約定就是約定!你要幫我編新的節目,維克托!」

「跟我一起回俄羅斯!」

維克托陷入了沉思。他向來滿遵守諾言的(只要他記得),只不過就這樣跟著對方回去也絕不是他的作風。所以身為花式滑冰的選手,比一場當然是最好的選擇了。

既然他追求著驚喜而來,那麼誰可以帶給他最多驚喜他就跟誰走也是理所當然的吧。

「決定了!明天我用我短曲的曲目來幫你們兩個編舞。」

眼前的兩人瞬間睜大了眼,「跟這傢伙同一首曲子?同一套舞步?」

「不,這首歌有好幾種不同的編曲,我正在煩惱要用哪一種。當然我也會幫你們編不同的舞步。」

「一周後舉行發表會吧,就以誰能讓觀眾更吃驚來決勝負。」

如果能讓他找回他的驚喜,對優勝者唯命是從也不是甚麼大不了的事,維克托想。


吃飽飯後,他突然發現勇利不見了。

他詢問了勇利的姐姐真利,對方回答說勇利可能去了美奈子那或者冰堡。

這麼晚了對方是想要做甚麼?維克托不太明白,但他覺得這會是讓他了解勇利的一個好機會,所以他去了美奈子的酒吧。

「說到我這來應該是指芭蕾教室吧?當勇利不安的時候就會馬上想要練習,所以我也是盡可能地陪他練習。冰堡那邊也是,如果沒有人預約的話他想滑多久都可以。」

「勇利的優勢就在於在他不安的時候有一個毫無後顧之憂的練習環境,這大概是全世界最得天獨厚的吧。」

然後他看見了在冰場上練習著規定圖形的勇利,對方緩慢的在冰上滑著一圈又一圈的軌跡,神情寧靜而安詳。

這又是一個他沒有見過的勝生勇利。

他看著勇利的動作,彷彿可以感受到對方呼吸和心跳的節奏。優子和她的先生在旁邊說了些甚麼他沒有很注意聽,只知道最後一句對方拜託他引導出他們從未看過的勇利。

他低聲自語,「把小豬變成王子的魔法啊...」

「謝謝你們,讓我更了解勇利了。」他轉身走出冰堡,沒有驚動勇利。


他也沒有告訴優子他們,打從一開始,他就已經看過太多太多不同的勝生勇利了。多到讓他期待,對方究竟還有多少的驚喜等著他挖掘。


= = =

許久不見的The Double Ls ...

原先打算一集一章的,然而看來是無法了,那就隨緣吧

關於維克托,我用了我自己的理解去描寫他,所以如果能碰巧跟你想的一樣的話,那就太好了

但如果不同的話,也很歡迎跟我討論<3

评论
热度 ( 5 )

© 雲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