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也是拖坑中呢(笑
Lof、噗浪不定時冒泡,歡迎打滾~

【YOI】The Double Ls(2)

阅前指南:

1.原着脑补补全向,内心戏全是脑补,一切都是作者脑洞太大

2.估计是个大三角,但也可能只有暧昧向(#

3.OOC全是我的错,信我他们全是天使!


以上都没问题的话,就下拉吧!


传送门:(1)


(2)

这真是个不可思议的地方,如同它的名字一样——Utopia,完美的理想世界。

维克托不禁在想,他的理想又是什麽呢?他所缺少、所追寻的,真的又只是要带给观众的『惊喜』吗?

说起来他确实是如此告知记者们的,原本只是想要休息下思考接下来的去留,但看了日本胜生勇利的试滑灵感却不断涌出...像是这样的。

然而乌托邦其实是最难也最容易到达的,它完美无瑕,却也只是人们选择忽略背后缺陷的一面。


他到达乌托邦胜生的那天吃到了那裏的名产猪排饭,那真的很好吃。但是当他知道这是对方赢得比赛才能吃到的食物后,他对于这道菜又有了一些不同的想法。

不过说起来,胜生勇利真的应该要好好的瘦身,这种体型他怀疑对方连三周跳都跳不好,更别提是四周跳了。他是绝对不会让让这样子的花滑选手上冰的。

成为胜生勇利的教练后,观察那名青年的反应成了维克托最大的乐趣。维克托承认自己确实有些恶趣味,才一直不告诉那名青年从来到这裡的第一天他就已经知道对方房间裡贴满了他的海报、更是他忠实粉丝的事。

观赏对方时不时慌乱的表情也算是他到长谷津渡假的小惊喜吧,他很好奇对方究竟还能带给他什麽。那种充满魅力的表演绝不是多泡几次温泉就会有的。


维克托骑在自行车上,扬起轻快的笑容向路人打招呼,勇利气喘吁吁的跟在后头,努力消去身上多馀的体脂。

在长谷津的每一天都是一种崭新的体验,他曾经习惯身边不曾移开的视线、习惯出门必须稍作乔装,然而在这个地方却不是如此,所有人只当他是个普通的观光客而热情的招待他。

「嗨,我是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今天开始就是勇利的教练了!」他来到冰堡跟裡面的工作人员打了声招呼,毫不意外的听见了对方的惊呼。

他换上冰鞋来到冰上(勇利被他要求只能在旁观看),才赫然惊觉自己有多麽想念冰场冷冽的空气。音乐从他的体内涌出、但是还不够,他还是缺少了某种让人惊喜的东西。

不仅如此,跟胜生勇利的关係一直没有甚麽进展让他有些许的挫折。虽然听说亚洲人天生含蓄内敛,但对于见过勇利另一面的维克托而言,他只能玩笑般的猜测对方大概有两个灵魂吧。

「勇利喜欢美奈子吗?」他听说了对方和美奈子之间的事,好奇的问。

勇利慌乱的连连摆手回道:「怎麽可能!」

「那你现在有情人吗?」

「...没有。」

他更好奇了,「之前呢?」

勇利彆扭的撇开视线,「无可奉告。」

八卦向来是聊天的好主题,于是维克托凑近对方,想着可以考虑从这方面下手,「那来说说我的事吧。」

「我的第一个情人是...」

...没想到却被阻止了。

他有些不解地想,谈论爱情问题是很奇怪的吗?他们在俄罗斯的时候都会互相分享爱情故事啊,难道亚洲人的内敛程度到了连这种都不能说吗?

不过至少他现在跟勇利多了个话题,就是关于他家附近的那座长谷津城。听说裡面是给忍者住的,真是神奇极了!


不过他倒是没有预想到尤里也会追到这裡来。

应该说,在他上传那张与长谷津成的照片时,他完全没有想过后续会发生甚麽事。...也许是有考虑一点点,关于记者又会再追过来这个方面,不过其馀的他倒是完全没有思考过。

所以当他结束排舞看到俄罗斯的后辈出现在冰场时他确实满惊讶的(他发誓他真的不是故意要将他们之间的约定忘得一乾二淨),他的心中确实也有那麽一点点的愧疚。说起来他真的很好奇为甚麽雅科夫会就这样放对方飞来日本呢。

「不过约定就是约定!你要帮我编新的节目,维克托!」

「跟我一起回俄罗斯!」

维克托陷入了沉思。他向来满遵守诺言的(只要他记得),只不过就这样跟着对方回去也绝不是他的作风。所以身为花式滑冰的选手,比一场当然是最好的选择了。

既然他追求着惊喜而来,那麽谁可以带给他最多惊喜他就跟谁走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决定了!明天我用我短曲的曲目来帮你们两个编舞。」

眼前的两人瞬间睁大了眼,「跟这傢伙同一首曲子?同一套舞步?」

「不,这首歌有好几种不同的编曲,我正在烦恼要用哪一种。当然我也会帮你们编不同的舞步。」

「一周后举行发表会吧,就以谁能让观众更吃惊来决胜负。」

如果能让他找回他的惊喜,对优胜者唯命是从也不是甚麽大不了的事,维克托想。


吃饱饭后,他突然发现勇利不见了。

他询问了勇利的姐姐真利,对方回答说勇利可能去了美奈子那或者冰堡。

这麽晚了对方是想要做甚麽?维克托不太明白,但他觉得这会是让他了解勇利的一个好机会,所以他去了美奈子的酒吧。

「说到我这来应该是指芭蕾教室吧?当勇利不安的时候就会马上想要练习,所以我也是尽可能地陪他练习。冰堡那边也是,如果没有人预约的话他想滑多久都可以。」

「勇利的优势就在于在他不安的时候有一个毫无后顾之忧的练习环境,这大概是全世界最得天独厚的吧。」

然后他看见了在冰场上练习着规定图形的勇利,对方缓慢的在冰上滑着一圈又一圈的轨迹,神情宁静而安详。

这又是一个他没有见过的胜生勇利。

他看着勇利的动作,彷彿可以感受到对方呼吸和心跳的节奏。优子和她的先生在旁边说了些甚麽他没有很注意听,只知道最后一句对方拜託他引导出他们从未看过的勇利。

他低声自语,「把小猪变成王子的魔法啊...」

「谢谢你们,让我更了解勇利了。」他转身走出冰堡,没有惊动勇利。


他也没有告诉优子他们,打从一开始,他就已经看过太多太多不同的胜生勇利了。多到让他期待,对方究竟还有多少的惊喜等着他挖掘。


= = =

许久不见的The Double Ls ...

原先打算一集一章的,然而看来是无法了,那就随缘吧

关于维克托,我用了我自己的理解去描写他,所以如果能碰巧跟你想的一样的话,那就太好了

但如果不同的话,也很欢迎跟我讨论<3

总之,希望你们会喜欢这个故事(比心

评论
热度 ( 4 )

© 雲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