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也是拖坑中呢(笑
Lof、噗浪不定時冒泡,歡迎打滾~

【维尤勇】Healing(7)

阅前指南:

1.原着结局改动有,脑洞太大真不是我的错(#

2.有维勇跟尤勇,然而并没有维尤

3.伤退梗,雷者请爱用右上角红色按钮,然而我相信在真正的YOI世界中小天使都是平安健康!

4.OOC通通都是我的错,他们全是天使!(土下坐


以上都没问题的话,就下拉吧!


传送门:(1) (2) (3) (4) (5) (6)


(7)

回到胜生乌托邦的时候宽子已经准备好晚饭了,不过维克托明显希望勇利也先跟尤里谈谈,勇利也知道,所以他敲了敲尤里的房门,裏头闷闷的应了声,勇利走了进去。

「尤里奥?」

金髮少年彆扭的坐在床上,拍了拍身旁的位子示意勇利坐下。

「尤里也知道了吧。」勇利依着坐到对方身边然后开口问道,没有多解释什麽。

「嗯。」尤里低垂着头,过长的刘海遮住了平时凌厉的那双眼睛,「我听见了,在长曲比赛那天。」

勇利突然觉得这一切都荒谬又可笑,那当初他的挣扎算是什麽?到头来,他还是这样赤裸裸的呈现在他们的面前,衬托的自己是如此的不成熟。

「猪排饭,我一直在等。」尤里似乎是决定了什麽开口道。

「我在等你告诉我真正的原因,但你什麽也没有说。」

「我以为我们多少算是朋友的。」


「啧,我是想这样说啦。」尤里用力地把自己摔进柔软的床铺,有些不满。

「但你这个白痴一定又是自以为是地想了甚麽,然后什麽都不敢说吧。」

「尤里...」

「反正就是这样对吧?」他侧过头看向勇利。

「恩、恩...」

「哼,真是,有话就好好说啊,你以为这样就会比较好吗?」尤里又坐起身,靠近勇利。

勇利微微移开视线,不愿直视眼前金髮少年翠绿色的双眸。

「嘛,不过这才是你啊猪排饭。」尤里突然说。

勇利惊讶的睁大了眼。

尤里接了下去,「所以就这样吧,反正即使你不说我迟早也会知道的。你就别想什麽了,只要接受这件事就好。」

没有埋怨、没有要求,金髮少年正在用自己一种彆扭的方式安慰他,告诉他他就在这裡。

「尤里奥,谢谢你。」勇利抱住尤里,最后只是这麽说道。

「哼。」


两人并肩走出房门,宽子做的猪排饭已经凉了,而维克托坐在桌子旁正在跟马卡钦玩闹。

维克托见到他们并没有说什麽,只是朝他们挥挥手要他们赶紧坐下。

他什麽也没问,所以他们也什麽都没有说。

「勇利,这个猪排饭,你也会做吗?」维克托一边咬着猪排一边问他。

「会啊,以前在底特律的时候偶尔也会自己做来吃。」

维克托眼睛亮了起来,「那勇利可以教我怎麽做吗?」

「可以啊,不过维克托怎麽突然想学这个?」

维克托歪着头思考了下,愉快的给出了答覆,「不知道呢,就是突然想学了。」

「那尤里奥呢?要一起来学吗?我也想问问你知不知道猪排饭皮罗斯基的做法呢。」

尤里撇开头,「也不是不可以啦…」

「那就这麽决定了,等勇利回来我们就找个一天来学做猪排饭吧!」维克托下了结论。

回来啊...是呢,明天一早他就要搭车去东京,这一次去少说也要一个多月吧。

「别担心,我们会陪着勇利一起去的。」维克托说。

「恩...欸?维克托跟尤里也要去?」

尤里给了他一个白眼,「白痴,我们当然也要去啊,怎麽可能放你一个人然后我们在这啊?」

「反正现在是休赛期,只是一两周的话还是没有问题的。」

维克托举起他的酒杯,「那麽预祝勇利的手术一切顺利!」


吃完晚饭后他们泡了温泉,水气在池面氤氲,模煳了视线。

「勇利,等等一起睡吧。」维克托靠在他的肩上说道。

「才、才不要!」

「欸...来嘛来嘛!」

「老头你给我过去一点啊!」

或许对于过去受到的伤痛不是这麽容易放下,对于未来也仍旧是一片未知,但也许吧,总还是有些事是他可以做到的,也总是有些人会在。

勇利不确定维克托和尤里是出于什麽样的原因来到他的身边,更不知道失去花滑的他还能够与他们维持多久的羁绊,但即使至是这一段短暂的时间也好,就让他贪恋一下这样的温柔,直到他们选择离开的那一日。


「勇利,该带的必需品都拿了吗?」宽子在门口喊着。

「都检查过了!」

然后像是想到什麽的,宽子跑进房内拿了三个盒子出来递给勇利,「这个,带着路上吃吧。」

勇利接过母亲做的便当,露出了一个笑容,「那我们出发了!」

他走出大门,维克托和尤里早已拉着行李在等待他,「真是慢死了,猪排饭你到底在搞什麽啊。」

「抱歉抱歉,刚刚耽搁了下。」勇利双手合十,连连跟尤里道歉。

「哼,走啦。」尤里顿了一下,又说道:「别担心啦,一定会很顺利的。」

「绝对没问题的!」维克托也说,两人朝他伸出了手。

「嗯。」勇利这麽回道,握了回去。

评论
热度 ( 6 )

© 雲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