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 becoming a person.
近況Plurk@WindWen439

【維勇】關於粉絲那些事 下

隔天起床的時候維克托房間的房門是開著的,但人卻不知道去了哪裡。

「哈?你問我那個老頭在生什麼氣?我怎麼會知道啊?」尤里靠在冰場邊灌了一大口水,瞥了一眼不遠處正板著一張臉練習的維克托,「是說這種事應該問你吧,你不是跟他住在一起嗎?」

「我不知道...昨天晚上聊天聊到一半他就突然離開,什麼也不說的...」勇利有些茫然的握緊拳頭。

「你們是說了什麼?」尤里問。

勇利蹙起眉頭,「維克托好像不覺得我們是師生關係,我…」

尤里有了個猜測,但他不是很確定。只是如果真的是這個原因的話…

「等等,該不會是你說了你覺得你們『只是』師生關係然後他就生氣了?」

「因為我跟維克托本來就只是師生關係啊。」勇利理所當然地回道。

尤里不敢置信的長嘆一聲,「噢,我都不知道該不該同情維克托了。」

「你真的是豬嗎?師生關係長這樣?你看看雅科夫跟維克托,你能想像他們兩個用你們這種模式相處嗎?吃一起住一起,時不時還黏在一起,噁心死了。」

勇利轉過頭看了下場邊的費爾茲曼教練,陷入了沉默。

「那尤里奧...你覺得我要怎麼辦?」勇利問。

「問這個問題之前你先想清楚你們兩個到底是什麼關係比較好吧?」尤里把毛巾扔回長椅上,聳了聳肩。

「維恰!你剛剛那個跳躍是怎麼回事!還有尤里跟勝生!不要只顧著聊天快點練習!」雅科夫在不遠處怒吼。

尤里說完那些話之後就丟下勇利回到了冰上,勇利拍了拍自己的臉頰,試圖讓自己專注在練習上。

他必須更努力,用最好的成績報答維克托對他的教導。


在勇利第三次在4S上失敗的時候,尤里滑到了維克托的旁邊。

「喂,你們兩個吵架可不可以控制點啊?」

「雖然那隻豬真的是遲鈍到讓人很想揍他一頓的地步,但你確定就要這樣一直放著他不管?」

「不然尤里奧覺得我該怎麼辦呢?勇利這次可是狠狠傷了我的心啊。」維克托雖然表現的毫不在意的樣子,卻難以掩飾關心的視線一直往對方的方向飄去。

尤里翻了個白眼,「媽的怎麼一個個都問我啊,你們就不能好好談一談嗎?」

「嘖,等這件事解決了一定要叫那隻豬請我吃豬排飯。」尤里邊哼哼邊溜走了。


勝生勇利最後還是被費爾茲曼教練連同尼基福羅夫先生一起打包送回家了。

沿途上維克托還是一臉生氣的樣子一句話都沒有說。

…所以如果他們不是師生關係,維克托覺得會是什麼?

在維克托去洗澡的時候,勇利連上維克托的粉絲論壇,發出了第一個無關乎表演點評也無關乎周邊的帖子。

或許是因為他的帳號還算有些名氣,五分鐘後他已經收到了不少回復。

—開玩笑的吧?現在還有人在問勝生跟維克托是什麼關係?

—這是來釣回復的吧?

—你真的認真的覺得他們只是師生?你有看見那對金閃閃的戒指嗎?

—別掙扎了吧,就算你是個稱職的男友粉,維克托也只要勝生勇利而已。

—大大我懂你的心情,但他們真的是情侶啊!你信我!

勝生勇利,24歲的花式滑冰特別強化選手,戀愛經驗零,如今陷入了沉思。

「勇利,換你洗了。」維克托穿著浴袍從浴室裡走了出來。

「勇利?勇利!」維克托走到勇利旁邊叫道,勇利嚇了一跳,回過神來,慌慌張張的按下電腦的電源鍵。

維克托沒說話,雖然他早已看出對方正在瀏覽的頁面是他的粉絲論壇。

「哦、哦。」勇利急忙抓起自己的換洗衣服跑進浴室裡,扔下維克托在原地。


當勇利走出浴室時,維克托已經坐在沙發上等他了。

「所以,勇利想好了嗎?」

「唔、唔…」

維克托直直的盯著他看,彷彿要看透他這個人一樣,「關於我們到底是什麼關係,勇利應該有答案了吧?」

勇利咬了下唇,深吸一口氣,「我還是覺得維克托跟我只是師生關係。」

「為什麼!」維克托睜大了眼,眸中已經泛起濕意,「為什麼你還是這麼說?」

「我…」勇利吞了口口水,繼續說道,「雖然我沒有談過戀愛,但是戀愛會做些什麼我多少也是知道的…我們這樣,不是談戀愛的樣子吧?」

「維克托你除了那一次說要給我驚喜之外,從來沒有…過我啊!」勇利的聲音越來越小,到了關鍵字甚至根本完全聽不見。

「勇利,你說什——」

維克托的話還沒說完,勇利扯住他的浴袍就吻了上去。

維克托瞪大了眼,但馬上就意識到狀況,反過來掌握了主導權。

好不容易兩人終於分開時,勇利已經紅著臉在喘氣了。即便如此,他還是抬起頭認真的對著對方說:「維克托,我喜歡你,你願意跟我交往嗎?」

維克托愣愣的看著他,然後摀住臉,悶悶的說:「勇利你這是犯規啊…」

「我怎麼可能說出of course以外的答案嘛…」


不久之後,維克托粉絲論壇上又浮起了一個帖子,來自於那位傳奇的粉絲。

內文什麼也沒有寫,只有一張兩隻帶著戒指的手緊緊相扣的照片。

除此之外,粉絲們也發現維克托與他的學生在賽場上的表現越發的明目張膽,除了原先的摟摟抱抱,現在還會在大庭廣眾下來個甜蜜的親吻,讓人簡直不忍直視。

而這些事情造就了粉絲論壇上又一個不可思議的傳奇,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對了,再順道一提,尤里終究還是沒有去維克托和勇利家吃豬排飯。

「你們兩個到底能不能收斂點啊!噁心死了!」尤里怒吼,決定從此不要再踏入兩人周圍三公尺內,不對,是讓這兩個人不能靠近自己周圍三公尺內!


= = =

好久不見,這裡是剛剛花了將近十分鐘總算登進LOF的雲飛

最近剛開學還在適應新的步調,更新可能會不穩定一些,感謝大家耐心的等待^ ^

總之,謝謝你看到這裡,希望在下一篇也能繼續與你相遇(比心

评论 ( 2 )
热度 ( 84 )

© 雲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