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也是拖坑中呢(笑
Lof、噗浪不定時冒泡,歡迎打滾~

【维尤勇】Healing(10)

阅前指南:

1.原着结局改动有,脑洞太大真不是我的错(#

2.有维勇跟尤勇,然而并没有维尤

3.伤退梗,雷者请爱用右上角红色按钮,然而我相信在真正的YOI世界中小天使都是平安健康!

4.OOC通通都是我的错,他们全是天使!(土下坐

5.本日BGM:ThePianoGuys-Peponi(原曲:Coldplay-paradise


以上都没问题的话,就下拉吧!


传送门:(1) (2) (3) (4) (5) (6) (7) (8) (9)


(10)

维克托和尤里在手术结束后几天离开日本,而勇利则回到长谷津开始復健。

他们偶尔还是会发发讯息,尤里会跟他抱怨雅科夫跟莉莉娅管的有多多,维克托则会传给他一些在圣彼得堡拍的相片。勇利开始习惯在睡前打开手机看看他们又做了什麽,偶尔开视讯聊会天。

復健的日子确实很辛苦,刚开始的时候勇利甚至有些怀疑这是不是他自己的身体。背嵴被拉扯,身上带着的支架无时无刻的在彰显自己的存在。他彷彿一个受难者,强迫自己迈出每一步。

但他还能忍耐的住。只要是为了滑冰,他愿意做任何事。


「恭喜你,胜生先生,復健的效果很理想,如果你希望的话,已经可以上冰做基础的练习了,不过跳跃、旋转之类的动作还是禁止。」

然后在六个月后,大奖赛分站公佈的那一天,他的医生这麽说了。

勇利怔怔的望着对方,在对方温柔的目光中,才发现自己不知在何时落下了泪。

「谢谢你,山田医生。」他深深的低下头,最后只是这麽说道。

山田医生摇摇头,「这都是你自己的努力,我只不过是从旁协助。」

医生有絮絮叨叨的说了许多注意事项,但勇利实在很难分出太多的注意力在这上面。他不确定自己该不该现在告诉维克托和尤里这个消息,他似乎不该打扰正在重要准备期的他们,但也许他们会想要知道的。

他步出医院,刚刚似乎下完了一场雨,天边的一道彩虹清晰可见。


勇利有些忘记自己最后是怎麽回家的了,只知道他最后站在自己的房间内,背包裡放着他的冰鞋。

他跟母亲打了声招呼,母亲没有拦他。于是他跑出家门,他熟悉的那条路上景色依然熟悉,卖烤鱿鱼的小贩还在那、桥上钓鱼的那个男人也还在,勇利抬头望向不远处,冰堡也还在那,一如既往。

他站在了冰上城堡的前方,背包中的冰鞋似乎突然变重许多,而透明的玻璃门就在眼前,他几乎可以想像呼吸之间冰冷的空气。

勇利轻轻推开门,优子站在柜台后垂首写着什麽,听到开门的声音后抬起了头。

「勇利!」她惊讶的说,自从维克托跟尤里离开以后,她没有看见对方再次踏入这裡。

勇利有些忸怩的笑了笑,「医生跟我说復健的成效不错,我可以上冰了,所以我想…」

「那当然!只是现在是下午的大众时段,人可能比较多哦,不好意思。」优子一面说着一面从柜台后走出来,「冰场的大家都很想你呢。」

勇利对她露出一个感激的笑容,踏入准备室。他从背包裡拿出冰鞋,拿下上面的保护套。银色的刀刃映出了他的面容,他为它们套上刀套,然后穿上冰鞋。

在即将推开门的时候他顿了一下,然后才继续动作。许久没穿冰鞋后再穿上的某种陌生感让他有些不习惯。他看向冰面,有几个年纪不大的孩子们正在上课、有两对情侣跟一群女生似乎是第一次来滑,一面笑着一面有些跌跌撞撞的扶持前进。

勇利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脱下刀套,左脚、右脚,然后稳稳地站到冰场上。

这是六个月来的第一次,他觉得自己彷彿重新被这片冰雪天地拥抱。

冰场的背景音乐正好拨的是ThePianoGuys的Peponi,勇利忍不住跟着哼了起来。他一直很喜欢这首歌,虽然他只知道英文版的歌词意思,但这并不影响。

他开始滑行,沿着冰场一圈一圈的绕,有几个人认出了他,朝他挥了挥手。

"Pepo, pepo, peponi."男歌手这麽唱着。

勇利想起当初他刚到底特律训练时有好一阵子每天都在怀疑自己究竟是不是做下了正确的决定、怀疑自己究竟是否适合成为一名职业选手、怀疑自己有没有天赋继续留在这个地方。然后他听见了这首歌,再然后他认识了披集。

他还想起了幼时跟优子一起看维克托的表演、想起过去的一年中跟维克托在这片冰上练习了多少次、想起了跟尤里的那一场温泉on ice。

男歌手继续唱着,"Pepo, pepo, peponi."

这就是他的peponi,勇利这麽坚信。

And he knows the sun must set to rise.


= = =

不好意思这次又是拖了很久的更新

原本在打更新的时候有满多想说的话的,不过真正在打后记的时候就甚麽都不记得了(笑

只记得要补充一点,peponi是Swahili语中天堂、乐园的意思

总之,祝福各位阅读愉快

如果愿意的话,不妨也跟我聊聊天吧<3

评论 ( 1 )
热度 ( 5 )

© 雲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