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也是拖坑中呢(笑
Lof、噗浪不定時冒泡,歡迎打滾~

【维勇】他们在梦中相识(上)

阅前指南:

1.某种意义上的BE,不过判断因人而异

2.请放心他们还是在谈恋爱

3.OOC都是我的错,他们全是天使!


胜生勇利第一次见到那个人是在他六岁生日那天。

银色长髮的男孩稚气未脱,但在冰上滑行的姿势又是如此的优雅美丽。勇利想,自己永远也忘不了当他睁开眼时对方正好完成了一个蹲转,那双冰蓝色的眸底彷佛盛着星光。

「嗨,我是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我们是不是见过?」对方也注意到了勇利的存在,惊讶的眨眨眼。

勇利愣了一下,他没有想到对方会开口,而且还有名字。

他摇摇头,迟疑一会才回道:「我叫胜生勇利。」

维克托歪着头思索了几秒,「好吧,我想我对你的名字也没有印象,你为什麽会出现在我的梦中呢?」

勇利拧起眉头,脸皱的跟颗包子般,「这明明就是我的梦,你才是为什麽随便跑进来了?」

维克托耸耸肩,没再跟他争论这件事,只是向勇利伸出手问,「你会熘冰吗?」

勇利点头,维克托便拉着他来到冰上,勇利惊奇的发现自己的脚上不知何时多了一双冰鞋,他开心的在冰场上绕了两圈。

「你明天还会出现吗?」他们滑到一半时勇利这麽问。

「我不知道。」维克托这麽说,做了一个漂亮的三周跳。


勇利不确定他是什麽时候离开那个冰场的,当他再次张开眼睛时,已经回到自己的床上。

他内心微微失落,但想着今天晚上或许又可以再次见到那个男孩又好过了起来,蹦蹦跳跳的跑去梳洗。

当天晚上维克托又一次出现在他的梦中,银色的长髮在冰场的灯光下蒙上了一层柔软的光泽。

勇利从维克托口中得知他现在在俄罗斯受滑冰的训练,也许很快就可以去参加正式的大比赛。

他呆呆的看着眼前只比他年长四岁的男孩跳出了那麽多他想也没想过的动作,张了张口,不知道应该要先问对方俄罗斯在哪裡还是他是不是也能学会这些。

「当然可以,我很期待见到勇利的那一天呢!」

勇利看着眼前练习的耀眼身影,暗自发誓自己总有一天要追上这个人,和维克托站在现实中的同一片赛场上。

从那一天开始,优子发现勇利变得更努力了,每每要将一个动作练到完美方肯罢休。

而夜裡,勇利则和维克托一起聊天练习,维克托偶尔会给他一些意见,但更多时候他们会在冰场的两边,不互相打扰、但只要一抬头就可以看见彼此。

「呐呐,勇利我跟你说哦,我今年会参加Grand Prix的青少年组,到时候你要记得帮我加油喔!」直到某一天,维克托突然这麽对他说。

勇利惊讶的睁大眼,「维克托已经可以比大奖赛了吗?我一定会帮你加油的!」

维克托开心的跳了一个quad lutz,对勇利说:「我一定会拿到冠军的!」


到了正式比赛那天,勇利早早就守在电视机前,等待比赛的开始。

他就要看到现实世界裡的维克托了,他想。

第一组的选手上冰热身,勇利用力的看,却没有看见想像中那抹修长的身影。

他抿抿唇,想着维克托大概是在下一组吧。

参赛者一个接一个的上场,勇利却没有心情仔细看,只是紧盯着萤幕看,深怕自己错过了维克托出场的片段。

但是没有。直到第一组的表演结束、第二组的选手上场热身,勇利还是没有看见、也没有听见谁说出维克托这个名字。

勇利焦躁了起来,是维克托发生什麽事了吗?

他抱紧了怀中的贵宾犬,这是他在知道维克托养了贵宾后也跟着养的,他还偷偷把贵宾的名字取作了维克托。

「小维,维克托不会有事吧?」

小维呜呜的叫着,一双棕色的眼睛盯着他看。

勇利摸摸小维的头,笑了笑,「谢谢你。」

他抬起头看到萤幕,男子组的比赛正好结束了,冠军是一名俄罗斯的少年,名字是阿列格—不是维克托。少年朝着观众挥挥手,然后转向升旗台,俄罗斯的国旗在正中央的旗杆上飘扬着。

勇利掩饰不住内心的失落,关掉电视,然后把自己丢进家中的温泉裡,手指拨着水。

算了,反正今天晚上再问维克托就是了。


当天晚上勇利迫不及待的躺到床上,再一次睁开眼睛时,又来到了那个冰场,维克托已经在冰上绕着圈圈,一看见他便兴奋的滑了过来,说:「勇利勇利!你有看见吗!我今天拿到冠军了哦!」


= = =

许久不见,这裡是云飞

这个故事在我心中徘徊了许久,最终决定要将它写出来

小勇利跟小维克托真的很可爱,如果我有写出这份可爱的百分之一就太好了

爱你们<3

评论 ( 2 )
热度 ( 15 )

© 雲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