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 becoming a person.
近況Plurk@WindWen439

【維勇】他們在夢中相識 上

閱前指南:

1.某種意義上的BE,不過判斷因人而異

2.請放心他們還是在談戀愛

3.OOC都是我的錯,他們全是天使!


勝生勇利第一次見到那個人是在他六歲生日那天。

銀色長髮的男孩稚氣未脫,但在冰上滑行的姿勢又是如此的優雅美麗。勇利想,自己永遠也忘不了當他睜開眼時對方正好完成了一個蹲轉,那雙冰藍色的眸底仿佛盛著星光。

「嗨,我是維克托·尼基福羅夫,我們是不是見過?」對方也注意到了勇利的存在,驚訝的眨眨眼。

勇利愣了一下,他沒有想到對方會開口,而且還有名字。

他搖搖頭,遲疑一會才回道:「我叫勝生勇利。」

維克托歪著頭思索了幾秒,「好吧,我想我對你的名字也沒有印象,你為什麼會出現在我的夢中呢?」

勇利擰起眉頭,臉皺的跟顆包子般,「這明明就是我的夢,你才是為什麼隨便跑進來了?」

維克托聳聳肩,沒再跟他爭論這件事,只是向勇利伸出手問,「你會溜冰嗎?」

勇利點頭,維克托便拉著他來到冰上,勇利驚奇的發現自己的腳上不知何時多了一雙冰鞋,他開心的在冰場上繞了兩圈。

「你明天還會出現嗎?」他們滑到一半時勇利這麼問。

「我不知道。」維克托這麼說,做了一個漂亮的三周跳。


勇利不確定他是什麼時候離開那個冰場的,當他再次張開眼睛時,已經回到自己的床上。

他內心微微失落,但想著今天晚上或許又可以再次見到那個男孩又好過了起來,蹦蹦跳跳的跑去梳洗。

當天晚上維克托又一次出現在他的夢中,銀色的長髮在冰場的燈光下蒙上了一層柔軟的光澤。

勇利從維克托口中得知他現在在俄羅斯受滑冰的訓練,也許很快就可以去參加正式的大比賽。

他呆呆的看著眼前只比他年長四歲的男孩跳出了那麼多他想也沒想過的動作,張了張口,不知道應該要先問對方俄羅斯在哪裡還是他是不是也能學會這些。

「當然可以,我很期待見到勇利的那一天呢!」

勇利看著眼前練習的耀眼身影,暗自發誓自己總有一天要追上這個人,和維克托站在現實中的同一片賽場上。

從那一天開始,優子發現勇利變得更努力了,每每要將一個動作練到完美方肯罷休。

而夜裡,勇利則和維克托一起聊天練習,維克托偶爾會給他一些意見,但更多時候他們會在冰場的兩邊,不互相打擾、但只要一抬頭就可以看見彼此。

「吶吶,勇利我跟你說哦,我今年會參加Grand Prix的青少年組,到時候你要記得幫我加油喔!」直到某一天,維克托突然這麼對他說。

勇利驚訝的睜大眼,「維克托已經可以比大獎賽了嗎?我一定會幫你加油的!」

維克托開心的跳了一個quad lutz,對勇利說:「我一定會拿到冠軍的!」


到了正式比賽那天,勇利早早就守在電視機前,等待比賽的開始。

他就要看到現實世界裡的維克托了,他想。

第一組的選手上冰熱身,勇利用力的看,卻沒有看見想像中那抹修長的身影。

他抿抿唇,想著維克托大概是在下一組吧。

參賽者一個接一個的上場,勇利卻沒有心情仔細看,只是緊盯著螢幕看,深怕自己錯過了維克托出場的片段。

但是沒有。直到第一組的表演結束、第二組的選手上場熱身,勇利還是沒有看見、也沒有聽見誰說出維克托這個名字。

勇利焦躁了起來,是維克托發生什麼事了嗎?

他抱緊了懷中的貴賓犬,這是他在知道維克托養了貴賓後也跟著養的,他還偷偷把貴賓的名字取作了維克托。

「小維,維克托不會有事吧?」

小維嗚嗚的叫著,一雙棕色的眼睛盯著他看。

勇利摸摸小維的頭,笑了笑,「謝謝你。」

他抬起頭看到螢幕,男子組的比賽正好結束了,冠軍是一名俄羅斯的少年,名字是阿列格—不是維克托。少年朝著觀眾揮揮手,然後轉向升旗臺,俄羅斯的國旗在正中央的旗杆上飄揚著。

勇利掩飾不住內心的失落,關掉電視,然後把自己丟進家中的溫泉裡,手指撥著水。

算了,反正今天晚上再問維克托就是了。


當天晚上勇利迫不及待的躺到床上,再一次睜開眼睛時,又來到了那個冰場,維克托已經在冰上繞著圈圈,一看見他便興奮的滑了過來,說:「勇利勇利!你有看見嗎!我今天拿到冠軍了哦!」


= = =

許久不見,這裡是雲飛

這個故事在我心中徘徊了許久,最終決定要將它寫出來

小勇利跟小維克托真的很可愛,如果我有寫出這份可愛的百分之一就太好了

愛你們<3

评论 ( 3 )
热度 ( 16 )

© 雲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