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也是拖坑中呢(笑
Lof、噗浪不定時冒泡,歡迎打滾~

【维勇】他们在梦中相识(中)

阅前指南:

1.某种意义上的BE,不过判断因人而异

2.请放心他们还是在谈恋爱

3.OOC都是我的错,他们全是天使!


传送门:(上)


勇利正想要开口,听到这句话,愣在原地。

他讷讷的说:「维克托,原来你有去比赛啊。」

「你在说什麽啊勇利,我当然有去比赛啊,难道你没有看吗?」

看着眼前得意的维克托,勇利不知为何心中隐隐作痛,难道维克托真的只是他梦中的产物吗?

如果是这样,那若是他揭穿了这件事,维克托会不会就此消失?

勇利慌了起来,不禁开口,「不、不可以。」

维克托似乎没听清他说的话,朝他歪了歪头,「勇利你刚刚说了什麽吗?」

「没、没有,我是说,维克托今天跳的很好喔!」他努力稳住心神,暗自祈祷维克托不会发现自己的异状。

维克托笑了开来,「我就知道勇利一定会喜欢这个表演的!」

勇利有些心虚的低下头,「嗯、嗯。」

所幸维克托今天似乎心情极好,没有发现勇利异常的表现,自己哼着歌的跳了起来。

「啊啊,好想赶快跟勇利一起比赛喔!」

听到维克托这句话,原本默默开始动作的勇利又僵了一下,心中再次怀疑了起来。

维克托真的只存在他的梦中吗?

「勇利,你怎麽还在那裡?来滑冰啊!」维克托滑到他的身边捉住他的手,带着他一起在冰上起舞。

勇利暗自抿了抿唇,暂时将这个念头压至心底。


这一压便是一年过去。

勇利几次想开口询问,然而维克托的表情又不似作伪,更别提是要勇利相信他不存在。

维克托的表现似乎越发的好,勇利更是明白像他那般耀眼的人在现实世界肯定是备受瞩目的存在。

勇利不曾向维克托坦诚他从未真正见过他一场比赛的事实,他明白这无疑是种欺骗,但与其说是他不希望维克托知道、更像是他潜意识中总是不愿承认这件事的存在。

所幸他看过太多次维克托的表演,好几次都是惊险的蒙溷过关。

勇利知道这事迟早是瞒不过去的,但他没想过这一天会来的这麽快。


「勇利!」

勇利一进入梦中,便看见维克托一脸严肃的看着他,他心中喀哒一声,隐约有些不好的预感。

「勇利,我今天去了长谷津了。」

「啊…」

「但我没找着你。」维克托说,眼中有着受伤。

「我去了乌托邦胜生、去了冰上城堡,但哪都没有你。我跟他们提起你的名字,但没有人明白—就像你并不存在。」

「我…」声音卡在喉咙裡,勇利什麽都说不出来。

「勇利,告诉我实话。」

勇利抿着唇,半晌才哑着嗓子回道:「我没见过你,没在真实世界裡见过。」

「我看了你告诉我的每一场比赛,但裡面从来没有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或许、只是或许、我们存在的世界是不一样的。」

「勇利…」

「我不知道…又或者你只是我的幻想、只是梦中的造物。」

在第一次意识到他找不到维克托时,勇利开始疯狂的找书、找资料,他只能努力的说服自己相信,或许维克托是存在于另一个世界裡,而那个世界跟这裡一模一样。

他稳住自己的情绪,继续说了下去,「也许是某个契机让这个宇宙分裂成了两个,一个有你、一个有我。」

就像是薛丁格的猫箱,知晓后便只有活着或是死亡两种选择。

维克托陷入了沉默,许久才说道:「所以,你说你看到我那些比赛,都是假的囉?」

勇利小幅度的点了下头。

维克托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抱歉,我…」

勇利不等他说便急忙的打断他,「我知道了,今天先到这裡吧,我走了。」

说完不理会维克托有些迟疑的挽留,他冲出了冰场。


勇利发现自从来到这个冰场后,他似乎从未踏出这裡一步。冰场外是个广场,正中间则是一条长长的商店街,街上灯火通明,行人来来去去的好不热闹。

勇利不住踏上那条街,一间间商店挂着的招牌上是他念不出的文字,这大概是维克托创造出的地方吧,他想。

他漫无目的的走着,然后在路旁的一张长椅上坐下,盯着天空中的月亮发愣。

「勇利!总算找到你了!」维克托有些气喘吁吁的跑到他旁边抓住他的手,几丝银白色的长髮因为汗水沾黏在额角。

「维、维克托?」勇利有些错愕。

「勇利,我仔细想过了,即使现实生活中见不到又有什麽关係呢?我们不是还有这个梦吗?」

「至于你欺骗我这事我原谅你了,勇利也是不想要我担心嘛,以后有什麽比赛什麽结果我告诉你就是了。虽然不能亲眼见到勇利在赛场上的表现真的很可惜,但那也是无可奈何的吧。」

「所以勇利,我们合好吧,好吗?」维克托对着他眨了眨那双美丽的眼睛。


= = =

好久不见,这句话似乎都要成为惯用的开场白了XD

原本想要上下完结的,结果看起来又失败了呢(笑

最后关于这个故事,其实它的全名应该是,「他们在梦中相遇,在时间线上擦身」

又名:「他们在平行世界谈恋爱」

终于能说出来了真让人开心,那麽我们下次见!

评论
热度 ( 13 )

© 雲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