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 becoming a person.
閒談Plurk@WindWen439

【維勇】他們在夢中相識 中

勇利正想要開口,聽到這句話,愣在原地。

他訥訥的說:「維克托,原來你有去比賽啊。」

「你在說什麼啊勇利,我當然有去比賽啊,難道你沒有看嗎?」

看著眼前得意的維克托,勇利不知為何心中隱隱作痛,難道維克托真的只是他夢中的產物嗎?

如果是這樣,那若是他揭穿了這件事,維克托會不會就此消失?

勇利慌了起來,不禁開口,「不、不可以。」

維克托似乎沒聽清他說的話,朝他歪了歪頭,「勇利你剛剛說了什麼嗎?」

「沒、沒有,我是說,維克托今天跳的很好喔!」他努力穩住心神,暗自祈禱維克托不會發現自己的異狀。

維克托笑了開來,「我就知道勇利一定會喜歡這個表演的!」

勇利有些心虛的低下頭,「嗯、嗯。」

所幸維克托今天似乎心情極好,沒有發現勇利異常的表現,自己哼著歌的跳了起來。

「啊啊,好想趕快跟勇利一起比賽喔!」

聽到維克托這句話,原本默默開始動作的勇利又僵了一下,心中再次懷疑了起來。

維克托真的只存在他的夢中嗎?

「勇利,你怎麼還在那裡?來滑冰啊!」維克托滑到他的身邊捉住他的手,帶著他一起在冰上起舞。

勇利暗自抿了抿唇,暫時將這個念頭壓至心底。


這一壓便是一年過去。

勇利幾次想開口詢問,然而維克托的表情又不似作偽,更別提是要勇利相信他不存在。

維克托的表現似乎越發的好,勇利更是明白像他那般耀眼的人在現實世界肯定是備受矚目的存在。

勇利不曾向維克托坦誠他從未真正見過他一場比賽的事實,他明白這無疑是種欺騙,但與其說是他不希望維克托知道、更像是他潛意識中總是不願承認這件事的存在。

所幸他看過太多次維克托的表演,好幾次都是驚險的蒙混過關。

勇利知道這事遲早是瞞不過去的,但他沒想過這一天會來的這麼快。


「勇利!」

勇利一進入夢中,便看見維克托一臉嚴肅的看著他,他心中喀噠一聲,隱約有些不好的預感。

「勇利,我今天去了長谷津了。」

「啊…」

「但我沒找著你。」維克托說,眼中有著受傷。

「我去了烏托邦勝生、去了冰上城堡,但哪都沒有你。我跟他們提起你的名字,但沒有人明白—就像你並不存在。」

「我…」聲音卡在喉嚨裡,勇利什麼都說不出來。

「勇利,告訴我實話。」

勇利抿著唇,半晌才啞著嗓子回道:「我沒見過你,沒在真實世界裡見過。」

「我看了你告訴我的每一場比賽,但裡面從來沒有維克托·尼基福羅夫。或許、只是或許、我們存在的世界是不一樣的。」

「勇利…」

「我不知道…又或者你只是我的幻想、只是夢中的造物。」

在第一次意識到他找不到維克托時,勇利開始瘋狂的找書、找資料,他只能努力的說服自己相信,或許維克托是存在於另一個世界裡,而那個世界跟這裡一模一樣。

他穩住自己的情緒,繼續說了下去,「也許是某個契機讓這個宇宙分裂成了兩個,一個有你、一個有我。」

就像是薛丁格的貓箱,知曉後便只有活著或是死亡兩種選擇。

維克托陷入了沉默,許久才說道:「所以,你說你看到我那些比賽,都是假的囉?」

勇利小幅度的點了下頭。

維克托長長的吐出一口氣,「抱歉,我…」

勇利不等他說便急忙的打斷他,「我知道了,今天先到這裡吧,我走了。」

說完不理會維克托有些遲疑的挽留,他衝出了冰場。


勇利發現自從來到這個冰場後,他似乎從未踏出這裡一步。冰場外是個廣場,正中間則是一條長長的商店街,街上燈火通明,行人來來去去的好不熱鬧。

勇利不住踏上那條街,一間間商店掛著的招牌上是他念不出的文字,這大概是維克托創造出的地方吧,他想。

他漫無目的的走著,然後在路旁的一張長椅上坐下,盯著天空中的月亮發愣。

「勇利!總算找到你了!」維克托有些氣喘吁吁的跑到他旁邊抓住他的手,幾絲銀白色的長髮因為汗水沾黏在額角。

「維、維克托?」勇利有些錯愕。

「勇利,我仔細想過了,即使現實生活中見不到又有什麼關係呢?我們不是還有這個夢嗎?」

「至於你欺騙我這事我原諒你了,勇利也是不想要我擔心嘛,以後有什麼比賽什麼結果我告訴你就是了。雖然不能親眼見到勇利在賽場上的表現真的很可惜,但那也是無可奈何的吧。」

「所以勇利,我們合好吧,好嗎?」維克托對著他眨了眨那雙美麗的眼睛。


= = =

好久不見,這句話似乎都要成為慣用的開場白了XD

原本想要上下完結的,結果看起來又失敗了呢(笑

最後關於這個故事,其實它的全名應該是,「他們在夢中相遇,在時間線上擦身」

又名:「他們在平行世界談戀愛」

終於能說出來了真讓人開心,那麼我們下次見!

评论
热度 ( 15 )

© 雲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