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 becoming a person.
閒談Plurk@WindWen439

【維尤勇】HEALING 13

# 本日BGM:Inner Love


13.

維克托在日本分站賽時第一次看到了那支舞。

尤里的表演滑在他之前,他在場邊準備時難得的沉默,只是在上場前露出了一個意味不明的微笑。而後維克托便聽到了場邊的介紹,以及那個熟悉的名字。

維克托認識那首曲子,當琴音只是落下幾個時他便已經辨識出來,即使他不是太明白勇利選那首音樂的理由。

有些粉絲在聽見勝生勇利時已經激動起來了,但維克托根本管不了那些,他緊盯著場上表演者的每一個動作,看著尤里那件暗紅服裝上的亮片在聚光燈下閃耀著。

「果然還是會想如果這時候在場上是自己就好了呢。」身旁的人突然開口,維克托轉過頭嚇了一跳。

「勇利!」

勇利露出一個笑容,「好久不見了,維克托。」

「我還在想萬一工作人員不放我進來怎麼辦呢。」

維克托抿抿唇,「吶,勇利,這首曲子的名字你知道的吧。」

「恩,是Maxime Rodriguez版本的Inner Love。」勇利看著場上的尤里回道。

「那……」維克托止住了想要說出口的話,更準確一點來說他根本不知道自己是要講什麼,那只是一首歌而已。

勇利似乎是聽出了他的遲疑,轉頭看向他,「今天晚上八點你跟尤里可以來旁邊另外一個冰場一趟嗎?我想給你們看個東西。」

勇利要給他們看什麼?維克托不知道,勇利沒有再多做解釋便離開了選手區,留下他滿腹疑惑的上了冰面。所幸表演滑的曲子是早已練熟了的,也沒有太多的跳躍,總不至於會有失誤。只是尤里在他下場時用一種極為不滿的眼神看著他,就差沒有抓住他的衣領問他究竟為何如此失常了,維克托想。

他心中隱約有些陰暗的念頭,不想將勇利來過的事告訴尤里,然而他終究沒有那麼做。

 

「好久不見了。」晚上八點時,勇利準時出現在他們約定的地點。

嚴格說,他是從那個小型的冰場中走出來的。

「豬排飯你到底在搞什麼啊!」尤里指著勇利問,卻沒有一點不耐煩的神情。

勇利頓了一下,「這個啊,總之,先進來再說吧。」

他領著他們打開冰場的門,場內一片明亮,勇利換上冰鞋,然後踏上冰面。

維克托聽見了自己的心跳聲。

勇利說:「我想了很久,還是想要用這樣的方法讓你們知道,要看完喔。」

鋼琴的音符墜落到冰面上,彷彿透過了冰面要沉淪到意識的最下層,勇利低垂的頭抬起,冰刃劃過冰面,濺起了些許的冰屑。

「是Inner Love嗎。」維克托低語。

提琴的旋律加了進來,勇利接連跳出舞步,從指尖到足底,每一個步伐與旋轉都帶著獨特的魅力。

在使用語言上,勇利向來不擅表達,他的情感內斂而沉默,不是不願、而是不知該從何開口。

一個兩周的Lutz跳躍落冰,音樂的節奏加快,他滑過半個冰面,接著一個燕式旋轉,拍子又回到原點。

單音如清脆敲擊的水晶,左手的伴奏不著痕跡的演奏著。

勇利不知道該如何定義這份感情的名字,他可以區辨出這不是友情,他在心中自問,但倘若這是愛情,又為何會投注於兩個不同的人身上。

歌曲進入後半,樂器一層層的疊加上去,他回過身,朝著尤里和維克托的方向伸出手,像是一個人跳的華爾滋。

一連串的接續步在冰上留下一道道痕跡,刀刃破開冰面發出的聲音清晰可聞。

維克托看著在冰場上舞動的那名青年,他想,冰場的音樂播的大抵還是太小聲,以至於他內心鼓譟的聲響完全壓過了曲子的音量。他忍不住自嘲一笑,雖然他總喜歡調侃尤里是個沒有談過戀愛的毛躁小子,但在面對勇利時,他永遠也沒有辦法真正保持住他作為情場老手的成熟。

勇利深吸了一口氣,他知道音樂即將結束,而他只剩下最後一個跳躍。

一個三周半,他曾經最擅長的跳躍。

在音符落下與起跳的瞬間,疼痛從脊背蔓延開來,跳躍變成了兩周半。勇利不知道維克托和尤里有沒有發現,也說不清自己真正的期待的是甚麼。

他停在結束姿勢,右手蓋住了自己的雙眼。

他終究是做不到了。 


= = =

好久不見,這裡是開學忙到昏頭的雲飛

今天的曲子借用了Jason Brown的長曲曲目,雖然動作有重新想過,不過原曲非常美,無論是動作編排還是情感的表達都美到讓人想哭,大家有機會一定要欣賞一下!

再來就是,其實我覺得勇利不會是個遲鈍的人,一個可以做出高完成情感表達的人如果不夠敏感又怎麼可能做到呢?所以在我看來,他大概就是不願意深思吧

最後再跟大家推薦一下英文版的BD,兩版都買了的我覺得英文版劃算多了,而且英配的感覺真的超級棒的!

那麼,感謝閱讀到這裡的你,希望很快能夠再次與你相會(笑

评论 ( 2 )
热度 ( 18 )

© 雲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