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 becoming a person.
閒談Plurk@WindWen439

【維尤勇】HEALING 14

14.

維克托急切地將身體探入冰場內,驚喜的說道:「勇利你已經可以練習跳躍了嗎?」

「維克托、尤里,我……」勇利頓了一下才又再次開口:「不是你們想的那樣的。」

「我沒有辦法再回到賽場上了。」他重重的吐出一口氣,他終於說了出口,「抱歉。」

維克托愣愣的問,「不能再回到賽場?這是什麼意思?」

「要說的話,大概就是復健的效果到了極限,沒有辦法再進步了。」

勇利想起了上周回診時山田醫生帶著遺憾的面容,他的嘴唇開開闔闔,勇利卻只聽見耳畔有隻過於巨大的蟲子在嗡嗡作響。

但他知道對方說的是什麼,早在他的復健再無進展前,他就知道了。

手術終究不是全能的,他能夠重新站冰面本就是一個最好的結果。

 

冰場在這句話落下後陷入一片寂靜。維克托抓住了圍欄,尤里無意識的向前跨了一步。

「豬排飯你……你別難過。」尤里咬了咬下嘴唇,幾個字像是用盡全力從胸腔裡擠出來一般。

他始終沒有斷了跟優子的聯絡,這一點讓他知道了很多。也因此他比誰都明白勇利為了回到賽場付出了多少,也比誰都還痛恨什麼都做不了的自己。

這種想法若是放回一年前肯定會被他自己嘲笑一番吧,尤里想,說到底運動競技不就是這樣一回事嗎?贏者接受全部的榮耀與掌聲,即使再努力,輸家仍只能黯然退場,這是這個世界的法則,不是每個人都能得到認可、也不是每個人都能得到同情。

「沒事的尤里,我已經在這個競技場上獲得了許多,或許還是有點不甘心吧,但確實是到了我該離開的時候了。」勇利露出了一個微笑,「更何況,至少我還是可以繼續滑冰,那就是最好的了。」

「你、」尤里還想說些什麼,「你真的沒事嗎?」

「恩,尤里的關心我收到了喔,但我真的沒事的。」

「才沒有在關心你呢!」尤里不自在的反駁,撇開了臉。

維克托鬆開了他握在圍欄上的手,像是決定了甚麼。

「勇利,那你,以後有甚麼打算嗎?」他問。

「大概就會留在勝生烏托邦幫忙吧,然後可能也會去冰之城堡那看看有沒有甚麼是我能做的。」

畢竟,即使不能留在賽場上,還是想要繼續滑冰啊。

「那麼勇利,你要不要來俄羅斯。」維克托說:「作為編舞師,留在俄羅斯。」

維克托想起上個賽季的Yuri on Ice,想起方才的那首Inner Love,勝生勇利還真是狡猾啊,他在內心低語。

維克托從不懷疑勇利可以編出一套足以登上頒獎台的節目,或許出聲邀約他確實有私心的成分在,但他相信他能夠做得很好。

「編舞師嗎?」

勇利陷入了沉默,半晌才回道:「讓我再思考下吧。」

本來維克托也就沒有想要立刻得到對方肯定的答覆,只要不是直接拒絕都好。

然後勇利裝上刀套走到他們的身邊,伸出手給了他們一人一個擁抱。

「謝謝你們,再給我一點時間,我一定會給你們一個答覆。」

尤里身體僵了下,末了才回了句,「反正也不是這麼急的事。」

而維克托則用力的回抱一下勇利,低低的說:「我會一直等著的,不論是哪一個。」

 

之後他們不再提起關於這些的話題,離開冰場去了旁邊的一間法國料理餐廳,當服務生為他們掛好大衣並帶領他們到窗邊的座位時,勇利抬起頭看著窗外,有些隨意地說:「再過一陣子東京就會下雪了吧。」

「應該是吧,不過俄羅斯倒是已經下了一陣子了。」

「真是又冷又美啊,聽說美國紐約今年室外的冰場也差不多要建起來了呢。」

「以後一起去吧,一直都沒有機會去室外冰場玩過。」

勇利收回視線,服務生為他們送上了餐前酒和前菜,香檳杯中氣泡不停從杯底湧現,他笑了笑,「好啊。」

他仍舊不知道要如何為這份感情定名,但他知道他並不想放手。

而東京街道上行人來來往往,廣廈萬千閃爍著的燈火照亮了整個都市。


= = =

劇情終於走到這裡,雖然跟我原本想的有一絲絲落差,像是他們的美好讓這段原本應該再更令人受挫的篇章變得溫柔起來,他們似乎已經脫離我的筆尖,自己在創造故事

最近聽說了YOI的劇場版製作消息,說實在期待是有,但已經不再期待官方能對尤勇發糖,只要他們過的幸福就好

然後前陣子終於收到尤里的黏土人,拍了幾張照片想換頭貼,但LOF一直傲嬌實在讓人有些困擾,有人也有過頭貼換不成功的經驗嗎?

那麼最後,感謝你看到這裡,希望也能在接下來的故事裡與你相會

评论
热度 ( 19 )

© 雲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