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 becoming a person.
近況Plurk@WindWen439

【维尤勇】Healing(14)

阅前指南:

1.原着结局改动有,脑洞太大真不是我的错(#

2.有维勇跟尤勇,然而并没有维尤

3.伤退梗,雷者请爱用右上角红色按钮,然而我相信在真正的YOI世界中小天使都是平安健康!

4.OOC通通都是我的错,他们全是天使!(土下坐


以上都没问题的话,就下拉吧!


传送门:(1) (13)


(14)

维克托将身体探入冰场内,惊喜的说道:「勇利你已经可以练习跳跃了吗?」

「维克托、尤里…我…」勇利顿了一下才又再次开口:「不是你们想的那样的。」

「我没有办法再回到赛场上了。」他重重的吐出一口气,他终于说了出口,「抱歉。」

维克托愣愣的问,「不能再回到赛场?这是什麽意思?」

「要说的话,大概就是復健的效果到了极限,没有办法再进步了。」

勇利想起了上周回诊时山田医生带着遗憾的面容,他的嘴唇开开阖阖,勇利却只听见耳畔有隻过于巨大的虫子在嗡嗡作响。

但他知道对方说的是什麽,早在他的復健再无进展前,他就知道了。

手术终究不是全能的,他能够重新站冰面本就是一个最好的结果。


冰场在这句话落下后陷入一片寂静。维克托抓住了围栏,尤里无意识的向前跨了一步。

「猪排饭你…你别难过。」尤里咬了咬下嘴唇,几个字像是用尽全力从胸腔裡挤出来一般。

他始终没有断了跟优子的联络,这一点让他知道了很多。也因此他比谁都明白胜生勇利为了回到赛场付出了多少,也比谁都还痛恨什麽都做不了的自己。

这种想法若是放回一年前肯定会被他自己嘲笑一番吧,尤里想,说到底运动竞技不就是这样一回事吗?赢者接受全部的荣耀与掌声,即使再努力,输家仍只能黯然退场,这是这个世界的法则,不是每个人都能得到认可、也不是每个人都能得到同情。

「没事的尤里,我已经在这个竞技场上获得了许多,或许还是有点不甘心吧,但确实是到了我该离开的时候了。」勇利露出了一个微笑,「更何况,至少我还是可以继续滑冰,那就是最好的了。」

「你...」尤里还想说些什麽,「你真的没事吗?」

「恩,尤里的关心我收到了喔,但我真的没事的。」

「才没有在关心你呢...」尤里不自在的反驳,撇开了脸。

维克托鬆开了他握在围栏上的手,像是决定了甚麽。

「勇利,那你...以后有甚麽打算吗?」他问。

「大概就会留在胜生乌托邦帮忙吧,然后可能也会去冰之城堡那看看有没有甚麽是我能做的。」

毕竟,即使不能留在赛场上,还是想要继续滑冰啊。

「那麽勇利,你要不要来俄罗斯。」维克托说:「作为编舞师,留在俄罗斯。」

维克托想起上个赛季的Yuri on Ice,想起方才的那首Inner Love,胜生勇利还真是狡猾啊,他在内心低语。

维克托从不怀疑勇利可以编出一套足以登上颁奖台的节目,或许出声邀约他确实有私心的成分在,但他相信他能够做得很好。

「编舞师吗?」

勇利陷入了沉默,半晌才回道:「让我再思考下吧。」

本来维克托也就没有想要立刻得到对方肯定的答覆,只要不是直接拒绝都好。

然后勇利装上刀套走到他们的身边,伸出手给了他们一人一个拥抱。

「谢谢你们,再给我一点时间,我一定会给你们一个答覆。」

尤里身体僵了下,末了才回了句,「反正也不是这麽急的事...」

而维克托则用力的回抱一下勇利,低低的说:「我会一直等着的,不论是哪一个。」


之后他们不再提起关于这些的话题,离开冰场去了旁边的一间法国料理餐厅,当服务生为他们挂好大衣并带领他们到窗边的座位时,勇利抬起头看着窗外,有些随意地说:「再过一阵子东京就会下雪了吧。」

「应该是吧,不过俄罗斯倒是已经下了一阵子了。」

「真是又冷又美啊,听说美国纽约今年室外的冰场也差不多要建起来了呢。」

「以后一起去吧,一直都没有机会去室外冰场玩过。」

勇利收回视线,服务生为他们送上了餐前酒和前菜,香槟杯中气泡不停从杯底涌现,他笑了笑,「好啊。」

他仍旧不知道要如何为这份感情定名,但他知道他并不想放手。

而东京街道上行人来来往往,广厦万千闪烁着的灯火照亮了整个都市。


= = =

剧情终于走到这裡,虽然跟我原本想的有一丝丝落差,像是他们的美好让这段原本应该再更令人受挫的篇章变得温柔起来,他们似乎已经脱离我的笔尖,自己在创造故事

最近听说了YOI的剧场版製作消息,说实在期待是有,但已经不再期待官方能对尤勇发糖,只要他们过的幸福就好

然后前阵子终于收到尤里的黏土人,拍了几张照片想换头贴,但LOF一直傲娇实在让人有些困扰,有人也有过头贴换不成功的经验吗?

那麽最后,感谢你看到这裡,希望也能在接下来的故事裡与你相会

评论
热度 ( 15 )

© 雲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