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 becoming a person.
閒談Plurk@WindWen439

【維尤勇】HEALING 15 完結

15.

於是在那一年的12月底,聖彼得堡被白雪覆蓋了一片的日子,維克托的公寓搬入了兩名新成員,還有尤里那隻個性與牠主人如出一轍的貓。

「勇利,晚上你想吃什麼?」維克托在將大衣掛上,朝著房子內問道,「尤里和贊助商吃飯去了,今天就我們兩個。」

勇利從房間探出頭來,距離他來到俄羅斯已經過了一個月,在這裡的生活也慢慢上了軌道。在維克托的協助下,他順利的融入冰場,雅科夫教練也試著讓他為幾個青年組的選手編舞。

雖然俄羅斯確實比長谷津冷多了,室內通過熱水管的溫度卻足夠溫暖。

「我今天想弄豬排飯,維克托要嗎?」他問。

「當然。」維克托唇瓣彎出一個愛心,「我也來幫忙吧。」

而後他們坐在餐桌前一面享用豬排飯一面聊天,維克托問他:「你知道紐瑞耶夫嗎?」

「你是指人還是劇?」勇利回問。

「劇。」

勇利咬了一口豬排,點頭,「你會去看嗎?下禮拜是紀念公演吧。」(註)

「嗯,勇利要一起嗎?我還有多的票,尤里也會去。」

他微微思考了下,確定自己那天沒有別的事便答應了下來。

紐瑞耶夫啊……勇利在心中暗暗嘆息,無緣故的想起了Surgei Polunin詮釋的那首Take me to church,想起了那名男子獨自在空屋的中心旋轉的身影。

 

紀念公演的那一天,亞歷山大劇院外聚集起了眾多的人。紐瑞耶夫在經歷了風波不斷的生命與首演,終於成為被社會接納的存在。

他們三個坐在劇院的包廂裡,舞台上的男舞者踩著音樂起舞,場景隨著燈光而轉換,重新亮起時女舞者們皆退離舞台,留下扮演紐瑞耶夫與克倫奇的兩名舞者。

勇利輕輕閉上眼再睜開,柔軟的棕色眸子注視著聚光燈下相依著的雙人舞。

他從未有如這一刻一般認知到自己的幸運。

他6歲開始滑冰、12歲看見維克托、23歲時他追逐著對方站到了同一面冰上。

他在23歲時做出了一個差勁的表演,卻認識了一個比誰都還要溫柔卻從來不願表現俄羅斯少年,24歲那年他被迫退役,維克托和尤里幫他想起了自己忽略很久的感情。

而今年他已經25歲,他無法再次跟他心愛的人們一同競技,他曾經失望,曾經消沉,但至少他還在這裡,尤里與維克托也還在。

 

「真的、真的很謝謝你們。」從劇院回到維克托的公寓後,勇利這麼說。

感謝你們給我的一切,感謝你們願意接受貪心的我。

「以後的每一年,也會這樣過下去的對吧。」

「那是當然,因為今晚的月色很美不是嗎。」

勇利愣了一下,維克托眨眨眼,「不對嗎?我以為日本人都是要這樣說的。」

「誰讓你在那邊裝模作樣了啊老頭!喂,豬排飯,我只說一次所以你要聽好,我喜歡你,你最好做好心理準備。」尤里哼了一聲加入了話題。

「嗯,我聽好了,今夜は月が綺麗ですね。」

他緊緊抱住了維克托與尤里,想起了終究無法廝守的紐瑞耶夫與克倫奇。

 

我的名字是勝生勇利,25歲,是個隨處可見的花式滑冰編舞師,擁有兩個很好很好的愛人。

這個世界何其溫柔,接受了我們的相愛,而我何其幸運,遇見了你們。

 

註:紐瑞耶夫是過去俄羅斯的著名男芭蕾舞者,克倫奇則是他的男性戀人,但兩人終究因為各種原因而無法廝守。去年有一齣同名的舞劇描述了紐瑞耶夫的故事在俄羅斯上演,卻因為俄羅斯的反同政策而被延期許久,導演也被軟禁,一直到12月才正式上演。

這邊私設YOI的世界在這個時代之後,像是官方所言已經可以包容他們的愛情。

至於Surgei Polunin雖然不是同性戀,但Take me to church幾乎被視為是同志的聖歌,他本人的舞蹈詮釋我也非常喜歡,大家無論是舞還是歌有機會一定要欣賞一下。

歌曲連結舞蹈連結


= = =

這個故事不像我以往總是想好了結局,全文完三個字打了又刪刪了又打總有些複雜,最後想了很久還是決定要讓這篇故事的正文在這裡畫下句點,再多的篇章就放進番外好了。

最後一章放入了比較多的隱喻跟引用,希望我不至於寫得太過難懂,也希望這個結局是你們喜歡的。

去年2月我跌入YOI坑,Healing從去年的7月開始連載,整整10個月的時間,謝謝你們所有人的陪伴。說實在這期間因為生活的忙碌、CP太冷等等各式各樣的原因一時間很想棄坑,也想過自己是不是去寫純維勇短文還比較容易得到回應,但只要看到有人願意對這篇故事點下喜歡或是留下評論心情就會又充滿動力(笑

自己的冷CP自己救,大概就是這樣的心情吧。

希望你們喜歡這個故事,期許我們還會再有相遇的一天。

愛你們<3

评论 ( 3 )
热度 ( 20 )

© 雲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