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 becoming a person.
閒談Plurk@WindWen439

【尤勇】Adagio 01

預警:

1.colorcrash靈魂伴侶+全員職業舞者設定

2.輕微年齡操作

3.作者今天仍然在OOC的道路上奔跑著

4.今日BGM-Adagio(Il Divo)


01.

-- Entrée


尤里前16年的生命中沒有任何色彩,字面意義上的沒有。

這並不稀奇,這個世界上的人們都一樣,他們是殘缺的,唯有靈魂伴侶能令他們完整。而當成年了的人們見到自己缺少的另一半時,他們的世界將迸發色彩,這個瞬間便被稱作colorcrah。

尤里對此嗤之以鼻,畢竟於一個自幼世界便只有黑白兩色的人來說,要理解自己會因爲一個人而看到其實天空是藍色、桌子上插著的玫瑰花是紅色的未免太過強人所難。他認識的天空向來蒼白的如同一張紙、玫瑰是深灰色的,還能變化到哪裡去?

人們盲目的迷信著,那些自稱擁有靈魂伴侶的人將彩色的世界描述的天花亂墜,它們甚至被寫進書裡成為考試題目。

誰知道這些人是不是騙子,反正顏色也沒辦法驗證不是嗎,尤里想。

但尤里從來不會將這些話說出口,在他看來,這些人全都已經病入膏肓,與其跟這些蠢蛋溝通他還不如多去拉拉筋,他前陣子才因為偷懶了幾天被他的舞蹈老師莉莉亞抓到然後訓了許久。


就像現在,他面前就有一個。

「尤里,你覺得colorcrash會是怎麼樣的?」俄羅斯基洛夫芭蕾舞團的男首席,世界頂尖的芭蕾舞者維克托.尼基福羅夫就頂著這麼一張蠢臉問他。

「我哪會知道啊,是說你問一個十六歲還未成年的人這個問題本身就哪裡不對吧?」

維克托一邊拉筋一邊回他,「很正常啊,我只問你覺得是怎樣的嘛,你就不會好奇嗎?」

「完全不會,老頭你還真相信這種東西嗎?」尤里諷刺道。

維克托笑了笑,「我倒是覺得,如果世界真的只有黑白兩色,那不是有些無趣嗎?」

看著維克托遠去的背影,尤里不悅的嘖了一聲,也開始收拾自己的東西。

「一個一個都在說靈魂伴侶的,這個真的有這麼重要嗎?」

soulmate,刻印在生命上的伴侶,一個人的半身。這個名字說出去彷彿彼此的戀情就高了別人一等,彷彿不是就注定無法長久。

「我才不想管那個命運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尤里走出練習室時天色已經黑了,還飄起了雪。基洛夫芭蕾舞團的練習地點雖算不上是市中心,但也不會偏離太遠,所以即使是這個時間點路上依然可以看到一些人來來去去。

匆忙行走的發白的臉孔、發出喇叭聲的閃著熾白大燈的廂型車,灰色的人行道磁磚、再暗沉一些的深灰大樓壁磚,還有抬頭看上去深不見底的、漆黑的天空。

尤里垂首盯著自己同樣蒼白的掌心,將它們塞進口袋。

他突然喪失了想要回宿舍的念頭,轉過身往河堤的方向走去。莫伊卡河算不上是湍急和深,但夜晚總令它看起來比實際上的危險。比平常更強的風吹起尤里大衣帽子上的絨毛,白色羽毛般的雪落入水中,轉眼就消失無蹤。

他閉上眼然後又睜開,尤里.普利謝茨基是強大的,強大到不需要這樣脆弱易折的感情。

不遠處傳來音樂的聲音,尤里原以為是街頭藝人冒著風雪還在演奏,正想離開,卻發現那個旋律異常的熟悉。

「Adagio…...」他在心中默念著這個名字,終於還是朝著聲音的來源走去。

音樂是從橋墩下的空地傳來的,那個地方常常是地方不良少年聚集的區域,尤里並不是怕他們,只是如果身上出現傷痕的話隔天大概又會被莉莉亞念了吧。

管他的,反正也不會是第一次了,他想,又朝著那片空地靠近了一些。

現在從他的角度可以清楚的看到那片空地上只有一個人,橋下的燈光昏沉沉的對方的臉孔就這麼埋在陰影中,只能勉強從身材分辨出那是一個男人。

尤里沒有再走過去,他說不出是出於甚麼原因,或許只是害怕驚動了那個人。

灰濛的光點打落在男人的身上,像是舞台上的聚光燈、又像是開場前沉沉的幕,音樂從旁邊擺著的手機中傳出。

Adagio。尤里又重複了一次這個名字。


"Non so dove trovarti"

「我不知道能在何處尋覓到你」


尤里不乏觀看舞的經驗,但沒有一首跟這個男人的舞一樣,沒有一首。

那彷彿不是一支舞,而是一首詩。


"Non so come cercarti"

「我不知道如何發現你的蹤跡」


男低音在琴音消散前響起,男人的手像是祈求般的抬起,向身側延伸後又輕輕放下。

一個rond de jembe然後轉身,他的指尖劃過頭頂那盞昏暗的燈,像是凋零在冬季的桔梗,花瓣跌入土中。

那是個芭蕾舞者,尤里可以肯定,即使這再怎麼像是現代舞,身體的動作卻是騙不了人的。


"Ma sento una voce che"

「但我聽到了風」


身旁的樹沙沙作響,枝枒上的雪紛紛落下。

當吊鈸破開空氣的瞬間,那個男人做了一個美麗的sissonne reversée,接著便是如同暴雨般的旋轉。

尤里有些恍惚,他感覺自己在那翻飛的衣襬中看見了色彩。

燈是月黃色的,男人的外套是淺淺的棕色,而那雙眸子彷彿是純度最高的巧克力化在裡面,深邃卻明亮。

尤里愣了一下,再定睛看去,男人舞動的姿態如昔,世界仍舊沉浸在黑白中。

果然是想多了吧,明明連臉都看不清的,怎麼可能看的見對方的眼睛呢,他低聲自語。

還是回去吧,多半是天氣太冷都凍的意識不清了,尤里想著,再也沒了看完這支舞的念頭,像是逃難般的匆匆離開。


"Nel vento parla di te"

「而你在風中」



*註

Entrée:序舞、開場舞

Rond de jambe:腿部繞環,通常是在把桿和中間所做的慢板。可以做在地上〈à terre〉或在空中〈en l´air〉

Sissonne reversée:仰翻西頌步。基本上西頌步〈sissonne〉是由兩足起跳到一足著地的跳躍,〈reversée〉則是以一隻腳做基準整個人翻轉的動作。


= = =

好久不見,這裡是總算寫完場次無料的雲飛,這次確定會去CWT49,大家有空可以來攤位上玩(笑

真的很不好意思Adagio拖了這麼久,人在國外又沒帶舞鞋要試舞真的不太方便,我只能大致上編出動作方向,如果還是有奇怪的Bug麻煩請再告訴我

然後因為作者熱愛描寫動作,這篇可能會有不少芭蕾術語出現,我會盡量避免,不過你可以看到那個註解......那麼長一串字塞在文章裡實在不美觀啊,還麻煩大家多包容了

而歌詞是我用翻譯軟體搭配英文歌詞下去翻的,如果有誤也請讓我知道!

至於參考資料等最後完結我會再一起附上,感謝看到這裡的你,希望很快能再與你相見(比心

评论 ( 3 )
热度 ( 37 )

© 雲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