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 becoming a person.
近況Plurk@WindWen439

【尤勇】Adagio 01

预警:

1.colorcrash灵魂伴侣+全员职业舞者设定

2.轻微年龄操作

3.作者今天仍然在OOC的道路上奔跑着

4.今日BGM-Adagio(Il Divo)


-- Entrée


尤里前16年的生命中没有任何色彩,字面意义上的没有。

这并不稀奇,这个世界上的人们都一样,他们是残缺的,唯有灵魂伴侣能令他们完整。而当成年了的人们见到自己缺少的另一半时,他们的世界将迸发色彩,这个瞬间便被称作colorcrah。

尤里对此嗤之以鼻,毕竟于一个自幼世界便只有黑白两色的人来说,要理解自己会因爲一个人而看到其实天空是蓝色、桌子上插着的玫瑰花是红色的未免太过强人所难。他认识的天空向来苍白的如同一张纸、玫瑰是深灰色的,还能变化到哪裡去?

人们盲目的迷信着,那些自称拥有灵魂伴侣的人将彩色的世界描述的天花乱坠,它们甚至被写进书裡成为考试题目。

谁知道这些人是不是骗子,反正颜色也没办法验证不是吗,尤里想。

但尤里从来不会将这些话说出口,在他看来,这些人全都已经病入膏肓,与其跟这些蠢蛋沟通他还不如多去拉拉筋,他前阵子才因为偷懒了几天被他的舞蹈老师莉莉亚抓到然后训了许久。


就像现在,他面前就有一个。

「尤里,你觉得colorcrash会是怎麽样的?」俄罗斯基洛夫芭蕾舞团的男首席,世界顶尖的芭蕾舞者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就顶着这麽一张蠢脸问他。

「我哪会知道啊,是说你问一个十六岁还未成年的人这个问题本身就哪裡不对吧?」

维克托一边拉筋一边回他,「很正常啊,我只问你觉得是怎样的嘛,你就不会好奇吗?」

「完全不会,老头你还真相信这种东西吗?」尤里讽刺道。

维克托笑了笑,「我倒是觉得,如果世界真的只有黑白两色,那不是有些无趣吗?」

看着维克托远去的背影,尤里不悦的啧了一声,也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

「一个一个都在说灵魂伴侣的,这个真的有这麽重要吗?」

soulmate,刻印在生命上的伴侣,一个人的半身。这个名字说出去彷彿彼此的恋情就高了别人一等,彷彿不是就注定无法长久。

「我才不想管那个命运到底是怎麽一回事。」


尤里走出练习室时天色已经黑了,还飘起了雪。基洛夫芭蕾舞团的练习地点虽算不上是市中心,但也不会偏离太远,所以即使是这个时间点路上依然可以看到一些人来来去去。

匆忙行走的发白的脸孔、发出喇叭声的闪着炽白大灯的厢型车,灰色的人行道磁砖、再暗沉一些的深灰大楼壁砖,还有抬头看上去深不见底的、漆黑的天空。

尤里垂首盯着自己同样苍白的掌心,将它们塞进口袋。

他突然丧失了想要回宿舍的念头,转过身往河堤的方向走去。莫伊卡河算不上是湍急和深,但夜晚总令它看起来比实际上的危险。比平常更强的风吹起尤里大衣帽子上的绒毛,白色羽毛般的雪落入水中,转眼就消失无踪。

他闭上眼然后又睁开,尤里.普利谢茨基是强大的,强大到不需要这样脆弱易折的感情。

不远处传来音乐的声音,尤里原以为是街头艺人冒着风雪还在演奏,正想离开,却发现那个旋律异常的熟悉。

「Adagio…...」他在心中默念着这个名字,终于还是朝着声音的来源走去。

音乐是从桥墩下的空地传来的,那个地方常常是地方不良少年聚集的区域,尤里并不是怕他们,只是如果身上出现伤痕的话隔天大概又会被莉莉亚念了吧。

管他的,反正也不会是第一次了,他想,又朝着那片空地靠近了一些。

现在从他的角度可以清楚的看到那片空地上只有一个人,桥下的灯光昏沉沉的对方的脸孔就这麽埋在阴影中,只能勉强从身材分辨出那是一个男人。

尤里没有再走过去,他说不出是出于甚麽原因,或许只是害怕惊动了那个人。

灰濛的光点打落在男人的身上,像是舞台上的聚光灯、又像是开场前沉沉的幕,音乐从旁边摆着的手机中传出。

Adagio。尤里又重复了一次这个名字。


"Non so dove trovarti"

「我不知道能在何处寻觅到你」


尤里不乏观看舞的经验,但没有一首跟这个男人的舞一样,没有一首。

那彷彿不是一支舞,而是一首诗。


"Non so come cercarti"

「我不知道如何发现你的踪迹」


男低音在琴音消散前响起,男人的手像是祈求般的抬起,向身侧延伸后又轻轻放下。

一个rond de jembe然后转身,他的指尖划过头顶那盏昏暗的灯,像是凋零在冬季的桔梗,花瓣跌入土中。

那是个芭蕾舞者,尤里可以肯定,即使这再怎麽像是现代舞,身体的动作却是骗不了人的。


"Ma sento una voce che"

「但我听到了风」


身旁的树沙沙作响,枝枒上的雪纷纷落下。

当吊钹破开空气的瞬间,那个男人做了一个美丽的sissonne ferme,接着便是如同暴雨般的旋转。

尤里有些恍惚,他感觉自己在那翻飞的衣襬中看见了色彩。

灯是月黄色的,男人的外套是浅浅的棕色,而那双眸子彷彿是纯度最高的巧克力化在裡面,深邃却明亮。

尤里愣了一下,再定睛看去,男人舞动的姿态如昔,世界仍旧沉浸在黑白中。

果然是想多了吧,明明连脸都看不清的,怎麽可能看的见对方的眼睛呢,他低声自语。

还是回去吧,多半是天气太冷都冻的意识不清了,尤里想着,再也没了看完这支舞的念头,像是逃难般的匆匆离开。


"Nel vento parla di te"

「而你在风中」


*注

Entrée:序舞、开场舞

Rond de jambe:腿部绕环,通常是在把杆和中间所做的慢板。可以做在地上〈à terre〉或在空中〈en l´air〉

Sissonne reversée:仰翻西颂步。基本上西颂步〈sissonne〉是由两足起跳到一足着地的跳跃,〈reversée〉则是以一隻脚做基准整个人翻转的动作。

= = =

好久不见,这裡是总算写完场次无料的云飞,这次确定会去CWT49,大家有空可以来摊位上玩(笑

真的很不好意思Adagio拖了这麽久,人在国外又没带舞鞋要试舞真的不太方便,我只能大致上编出动作方向,如果还是有奇怪的Bug麻烦请再告诉我

然后因为作者热爱描写动作,这篇可能会有不少芭蕾术语出现,我会尽量避免,不过你可以看到那个注解......那麽长一串字塞在文章裡实在不美观啊,还麻烦大家多包容了

而歌词是我用翻译软体搭配英文歌词下去翻的,如果有误也请让我知道!

至于参考资料等最后完结我会再一起附上,感谢看到这裡的你,希望很快能再与你相见(比心

评论 ( 3 )
热度 ( 31 )

© 雲飛 | Powered by LOFTER